法式运动服装

一举一动的美感、运动所蕴含的美学、雅克-亨利.拉蒂格式的摄影画面…运动服饰领域的法国品牌,都在耕耘着专属的独特个性。

作为一个英语词汇,“sportswear”在法语中不存在任何同义词:“指一大类源于运动领域的服装,并延伸至休闲娱乐服装”(视野出版社《国际时尚界用语辞典》)。它被爱马仕[Hermès]列入了年度主题“运动灵感”,这个以马具闻名的奢侈品牌为此推出了各种各样的运动配件、套装和其它用品,同时还与南方文献出版社合作出版了一套雅克-亨利 . 拉蒂格摄影集,其中包括在尼斯网球场上身着百褶短裙、缠头巾的苏珊 . 朗格朗(1921),和在嘎纳骑自行车的可可 . 范 . 德斯普朗(1941)。运动史学家狄埃里 . 德雷解释了其中的微妙差异:自1920年代以来,法语中运动员(sportif)一词代表着“寻求更佳体育表现的人”,而其对应的英文词汇(sportsman)却表示将体育运动视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人,他们并非专业人士,相反只是热衷于尝试不同种类的运动,从网球到赛艇,从自行车到橄榄球,从爬山到氢气球。

这种根深蒂固的差异使得美国的青年一代设计和法国成衣设计出现了极大不同:前者如亚历山大.王[Alexander Wang]和普罗恩萨 . 施罗[Proenza Schouler]等人,都醉心田径运动和街头文化,后者则继承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文化遗产。比如重返时尚界的法国品牌活希源[André Courrèges]就表现出明显的倾向性:“或许是因为安德列 . 活希源本人曾是一位真正的田径运动员,同时也是橄榄球和回力球爱好者。”品牌新总裁菲德里克 . 托罗廷和雅克 . 本格解释道,“在他位于波城的办公室里,我们甚至还找到了一条单杠。对他而言,最重要的理念是健康的精神源自健康的身体,因此他以运动、舒适的概念去设计衣物,兼具动作美学和摄影美学概念。比如我们出品的乙烯基夹克衫便是为爬山运动准备的,虽然我们得承认女士们穿着这类衣服时,内里不会觉得很暖和。” 时尚,毫不费力

 

爱马仕[Hermès]2013冬季运动系列

 

如今,服装的科学性和美学性不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了。如爱马仕的冬季运动系列(自1930年开始,该系列便以出品滑雪着装闻名),其合作设计者包括一位专业制造商和一位登山运动职业导游,产品包括一件能抵抗紫外射线的防雪防水牛皮夹克衫,一件用超细开司米羊毛织就的紧身毛绒极地服;斑纹皮质固定滑雪头套等。法国鳄鱼品牌[Lacoste]也是一个极好的例子:“1920-1930年代,运动爱好兴起,这同时也是其创始人勒内 . 拉科斯特和香奈尔创始人可可 . 香奈尔步入时尚界的年代。这种法式优雅是永恒的,首先是轻而易举便可实现,它代表着一种永不干涸的灵感源泉,能够不断地被重新发现和重新诠释。”鳄鱼设计总监菲利普 . 奥利维拉 . 巴普蒂斯塔坚持这种看法,他每一季在纽约时尚周展出的服装都会表现出多样化的差异,这个城市的女性们即使身处办公室也可以穿着套装配着运动鞋。但鳄鱼品牌并没有给美国人带来文化冲击,因为奥利维拉 . 巴普蒂斯塔虽然喜欢在棉料衫(由网球冠军勒内 . 拉科斯特于1933年发明)上玩花样,还喜欢通过斯蒙娜 . 拉科斯特的高尔夫球衫(源于尚塔克高尔夫球场,位于法国圣让德吕兹附近)汲取灵感,但他也可以毫不犹豫地在裙装中采用高垫肩设计,这正是美式足球四分卫球员的着装特点。

不过,欧美之间的鸿沟在很久之前就被可可 . 香奈尔的学生、美国运动服装先锋人物克莱尔 . 麦卡道尔跨越了。年轻的功能性服装设计师艾迪安 . 德胡,素来坚持在法国小作坊中进行产品制作,他认为:“在克莱尔 . 麦卡道尔的年代,所有的美国设计师都跑到克里斯蒂安 . 迪奥[Christian Dior]和香奈尔[Chanel]的店中采购服装,复制创意后便卖到他们自己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的专卖店里去,但克莱尔没有这样做,她只是从中汲取灵感,居住在汉普顿的纽约富裕女性都成为了她的客户,她从中也获利甚丰。”艾迪安进一步作出总结:“法式运动服装多出了一种特属于订制服装的精致,我们依然会使用薇欧芮、格蕾夫人和让 . 巴度[Jean Patou]这类法国设计师的传统剪裁技术,但这次是为了那些喜欢活动和旅行的职业女性而设计,总而言之,就是为了运动而设计。”

艾兰娜 . 吉尤姆

艾米丽 . 阜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