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表制造商实行透明开放

宣传专业技能的需求战胜了保密的文化,各品牌开始微启大门,以彰显自己的地位、实力和自主性,此乃业内小小革命。

即使一贯非常严守秘密的劳力士[Rolex]也感觉有必要打出开放之牌,的确令人不可思议。2012年10月,瑞士钟表巨商在其瑞士比尔生产基地举办了厂址扩展落成典礼,破天荒向媒体首次敞开大门,以展示其生产实力:40万立方米的厂房建于92 000平方米的土地之上,相当于十三个足球场的面积,专门用来制造70多万个机芯,以装备劳力士每年生产的手表。凭借这个扩展后的工业基地,劳力士希望打造出“钟表制造业的新坐标”。仅此举措足以刺激到挑战者欧米茄[Omega]的骄傲,十二个月后,斯沃琪集团旗[Swatch group]下的这一品牌也第一次打开了大门,让媒体参观了一条负责安装同轴擒纵计时码表9 300的生产线。欧米茄自己设计制造的机芯和擒纵机构,使其足能证明其手表乃自己生产制造。该钟表商在比尔的新总部拥有一个小小的生产单元,只是为了提醒参观者欧米茄是一个真正的制造厂商。

消化增加产量

十五年前,几乎没有人在意欧米茄或劳力士是否拥有自己的机芯,但今天的现实完全不同。一个不能依靠自主“驱动机”的品牌现在必须要克服在宣传方面的障碍(以及供应短缺的困难)。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豪雅[TAG Heuer]近五年前也被迫改变策略,开辟新的路径。劳力士的机芯一直都主要由自己产生,欧米茄也是靠其姊妹公司埃塔[ETA]提供机芯,而与它们不同的是,豪雅没有任何自己的生产工厂。也就是说,LVMH集团的这一品牌的基础来于或几近来于虚无。因而它首先对其一款计时码表的机芯(1887机型,在精工[Seiko]机芯的基础之上)实行自主工业化生产,然后又开发了第二个款式即1969机型的机芯,同时装备生产最重要的组件,并增加产量。

该公司在2013年底大张旗鼓的推出了座落于瑞士舍维内兹的新工厂,盛邀世界各地的记者,宣告豪雅已跻身于计时码表机芯生产厂家的行列。将来,该公司计划每年生产约10万个机械计时码表的机芯。与此同时,高级钟表品牌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也在瑞士汝湖谷新开了一家规模较小的组件生产工厂。这一生产单元建立的目的一方面是将以前分布在三座建筑中的生产活动集中在一起,另一方面是为了消化预计在未来几年将增加的产量。再一次,宣传上的必要性促使该公司在新设施的落成上采取了透明的举措。

虽然它的总部和主要工厂位于日内瓦附近的普朗莱乌特镇,江诗丹顿却长期以来一直与汝湖谷的分包商保持着持续的合作关系。当时,对于一家在日内瓦的钟表制造商到钟表山谷之中去寻求零部件乃至机芯的供应,没有人会不以为然,而这样做甚至是当时常见的规则。而今天,展示自己专业技能并突出自己的生产厂家地位则是必不可少。像几乎所有历峰集团[Richemont]旗下的品牌一样,江诗丹顿在15年前就开始获取整合生产技能,实施垂直式生产,并如今希望告知天下。由此可见微启大门之何等重要。

米歇尔 . 让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