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瑞斯[Akris]的时尚魅力

90年来该瑞士家族品牌一直吸引着独立女性

虽然该品牌来自阿尔卑斯山区中一个宁静的省份,但艾克瑞斯却是瑞士的香奈尔。而这个名誉又主要应归功于其艺术总监阿尔伯特 . 克里姆勒(Albert Kriemler)的才华,这位卓越的设计师不仅灵感来源丰富,他设计的造型和风格更是严谨多姿。 艾克瑞斯诞生于瑞士圣加仑小镇,虽然在时尚的康康舞台上并不总是有它的位置,但这个小镇却蕴藏着近些年来出现的最成功的时尚故事之一。这个地处阿尔卑斯山区核心的宁静港湾乃当今高级时装豪华纺织品供应的世界之都,首先就有著名的厂家雅各布 . 施莱佛以及艾克瑞斯。艾克瑞斯被誉为所有零售商的梦想,在克里姆勒的得力领导之下,艾克瑞斯开发了百货公司非常喜欢的买卖方式,实为罕见,即售后付帐[如果我理解的不错,就是当货物销售给最终客户以后,供货商才出开发票]。这样的运作方式已经持续十年有余,所以美国和欧洲的采购商每当该品牌举办新的时装秀时都会成群结队的蜂拥前往。很少有像克里姆勒这样的设计师能把实权女性打扮得如此标致,从部长、企业老板到世界上其他强权女性,无论是美国国务卿赖斯还是摩纳哥公主夏琳,几乎都成了他的粉丝。“在商界、科学界和政界里,我们都看到新一代的独立女性位居要职。她们有高端的职责和非常活跃的社交生活。她们生活在公众的视线之下,会在世界各地购物。并且她们当中越来越多的人生活在亚洲。”克里姆勒兴奋地分析说道,其本人的外观亦是无可挑剔。 即使当他设计最传统的运动装时,如他上次在巴黎时装秀上展示的紧腰短夹克及派克大衣,阿尔伯特 . 克里姆勒也能成功地把他剪裁的高超灵性注入其中。刻意将艺术与时尚交叉融合通常会导致平淡无奇时装设计,远远达不到所谓的灵感来源所激发的目的。但克里姆勒不会这样,他开创的使用照片打印的方法令此次时装秀脱颖而出,其中的美术图案设计来自德国艺术家托马斯 . 鲁夫的照片。鲁夫是从他在杜塞尔多夫工作室的窗口拍下了周围的庭院,克里姆勒则将这些图片用非常明亮的绿色印在裙装和上衣之上,凸显出其剪裁的精确以及他对颜色的先天敏感。 “我很久以来都一直想与托马斯合作”,克里姆勒地兴奋说,他自己本人也是一位执着的艺术收藏家。他最新设计的系列也让他向人们展示了他的家乡圣加伦无与伦比的优质织品,那里有世界上最高档的凸花花边生产厂家,无论像普拉达还是华伦天奴这样的名牌时装商都会前往抢购。

 

光彩夺目的摩纳哥夏琳公主穿着艾克瑞斯为她特制的棕色外套参加了品牌创立90周年的隆重庆典,在夏乐宫举办的时装秀晚会上,共有90名模特儿上台演出。

 

克里姆勒和作为品牌总经理的弟弟彼得代表着艾克瑞斯的第三代管理者。公司由他们的祖母爱丽丝 . 克里姆勒-硕何于1922年创立,自1941年起由他们的父亲马克斯 . 克里姆勒执掌管理,也是在他的领导之下公司开始向国际发展。阿尔贝与艾克瑞斯共同经历了真正的创业奋争,毕竟公司一开始只有一个简朴的作坊和三台缝纫机。在品牌创立90周年之际,隆重的庆典晚会上上演了有90个模特儿出台的时装秀。所有欧洲权贵—首先就有身着品牌特制棕色外套光彩夺目的夏琳公主—都顶着那个星期天刮起的狂风前来巴黎夏乐宫参加此次盛会。热衷于高山滑雪的克里姆勒这次从高山走下,从巴西城市规划专家罗伯托 . 布勒-马克思设计的美丽花园之中寻找其2013年春季田园风光系列的灵感。克里姆勒的创作不仅敢于冒险,还能让整体设计带有疯狂的奔放气势。如那些带有凸花花边的黑色小裙装,其半透明的图案表现的是南美洲葱郁的植物。“现代女性想要的是简单、舒适、好穿、容易搭配的服装。而与此同时,她们又从来不会放弃对时尚的追求和体现高雅的愿望。我把这叫做精炼魅力。权力装束也重新回到我的系列当中,但是以全新的精神状态出现,既不是为了引人注意也不是为了招惹调情。这符合人们在21世纪所期待的那种毫不浮躁但实权在握的形象”。建筑对于艾克瑞斯的设计也一直有着恒定的影响。其2007年秋季系列就从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两位获奖者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作品中得到启发,采用了模仿建筑外墙材料的织物,如一件带满翎饰的亮片丝绸短裙所展现的就是旧金山德扬博物馆不断变色的铜镀层外墙的感觉。创作灵感犹如泉涌的克里姆勒已经在兴奋地为他下一个系列进行筹划。“我设计了一个一件相当于四件的大衣,它的一面是光滑的皮革,另一面是超轻丝绸貂皮 [不应该相反吗?]。貂皮先脱毛后再用刀刮,这样皮子很薄也很轻。大衣的第二层也可以翻转过来,一面是不透水的丝绸,另一面是超轻的羊绒。你可以穿着它上飞机或坐轿车,也可以穿着它走在雨中,参加迷人晚宴,看歌剧,前往商务约会或去散步。”克里姆勒对于在一件服装设计上的如此投入给予的回答是:赋予服装以至高无上的多功能性。按照讲德语的人最喜欢用的超级复合名词来讲,他称之为“Selbstverständlichkeit”(理所当然的事)。对于克里姆勒来说,服装从不会被概念禁锢,况且盲目的时尚追逐者对品牌根本不敏感,品牌的高雅在于具有一种庄重的分量。难怪所有的人,无论是华尔街的公爵夫人还是部长贵妇,如要穿出风采都非来找他不可。

格德佛雷 . 蒂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