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界为何鲜有女性担任要职

听起来似乎有点悖论,时尚界主要为广大女性提供彰显气质的穿搭,但尴尬的是,在这个行业却很少出现女性决策者,甚至连女性设计总监都不常见。

 

在九月即将到来的巴黎时装周上,24个时尚品牌将推出大秀,然而其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由女性艺术总监设计策划,更不必说时尚管理层中女性所占的比例就更小了。

 

COCO CHANEL movie

 

 

# 女性都去哪里了?

 

根据时尚财经媒体《Business of Fashion》的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效益最好的50个品牌中仅14%由女性担任CEO,上市时尚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也仅有25%为女性。这些数据为我们揭示了一个真相:时尚界也难免存在桎梏,正是这无形的天花板成为了女性职场升迁的障碍。

 

在巴黎政治学院举办的时尚大会上,奢侈品行业专家Serge Carreira谈到:“二十世纪初,正是一群女性让时尚走下神坛,进入到了千家万户。”

 

不论是Gabrielle Chanel、Jeanne Paquin、Madeleine Vionnet,Jeanne Lanvin,还是战后的Nina Ricci、Carmen de Tommaso(Carven),她们都创办了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同样,在六七十年代也是Sonia Rykiel、Emmanuelle Khanh以及Agnès b.等一批优秀的女性发明了成衣。然而后来这一女性设计师创业的趋势逐渐放缓,尤其是奢侈品行业比成衣更为明显。

 

Serge Carreira分析认为“奢侈品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必须具备极大野心才能清除障碍,获得成功。因此在那个年代,男性(无论是Gaultier还是Mugler)比女性更容易在竞争中突显出来。”

 

 

 

# 男性的遴选

 

让越来越多女性逐渐消失在高位争夺战的原因是“镜子效应”。“现如今55岁以上的时尚行业领袖大多数毕业于ENA、巴黎政治学院、巴黎高等商学院(HEC)或巴黎综合理工大学(Polytechnique)等高等学府,而这些学府的学子通常为男性,他们更偏向选择同性。”

 

这种效应造成的后果是有些管理人员在招聘时若需要在男女中作出抉择,那么他们通常会潜意识地选与自己更为相似之人。

 

尽管如此,这一情况还是得到了改善。“这批四十多岁的时尚精英与高学历女性共事过,他们也认为女性应被提拔担任要职。因此,相信过不了多久,女性一定会重新在时尚界大放异彩。”

 

 

奢侈行业顾问Louise Beveridge认为,人力资源政策起着关键性作用。“我们应该给经理级别的员工进行培训,让他们了解怎样去发掘女性潜力,并将其管理的岗位进行男女轮换而非单一性别占据,这样便能避免上述效应。一个性别比例协调的多样化团队,其工作效率也将大大提升。”

 

Céline的董事长Séverine Merle一直坚持男女各占半壁江山的用人原则,其领导团队中女性占50%。她母亲是名医生,兢兢业业却始终兼顾着家庭,而且每周三一定会空出来陪伴孩子。受母亲影响,Séverine Merle,也成为了一名事业有成,受人尊重的女性领导者,同时她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那么她的信念来自哪里呢?其实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女性要对自己的理想抱负充满信心,并且要摆脱经常困扰女性的错误观念:她们总认为追求事业就得牺牲一部分生活,然而很少有男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 生孩子,意味着升迁无望?

 

与其他行业一样,产假也成为女性在时尚行业升迁的绊脚石。

 

Louise Beveridge谈到“当2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初入职场时,无论在培训还是应聘方面都与男性并无太大差异。随后第一道分水岭出现在30至35岁期间,这时候“杰出人才”从“优秀人才”中脱颖而出,成为企业的领导层。然而也正是在这个年龄段,许多女性开始结婚成家并暂时休假。此时大家不会关心“你什么时候离开?”,而是会问“你什么回来?”。尽管产假时间不长,但这批有潜力的女性也将经历从之前的步步高升到后来的发展滞缓。

 

然而,这种大众心理也在悄然发生变化。几位杰出地职场女性向大家证明了另一种可能:例如Net-A-Porter商业帝国的创始人Natalie Massenet,她在下海创业之前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Céline的前艺术总监Phoebe Philo将巴黎的工作室搬到了她家人所在的伦敦。

 

还比如Stella McCartney收购了Kering公司50%的股份成为该品牌的拥有者,她向世人证明: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和企业家同时也能成为4个孩子的母亲。不过这些例子尚属罕见,尤其在设计类岗位。

 

每年8至10场大秀的强度确实让人很难兼顾工作与生活。然而这并未妨碍Maria Grazia Chiuri(迪奥前首位女艺术总监)和Isabel Marant(同名品牌创立者)结婚生子。

 

 

# 变革已经悄然发生?

 

尽管一批女性勇敢的披荆斩棘,引发变革,然而女性的职场发展依旧困难重重。同名奢侈品行业咨询公司创始人Floriane de Saint Pierre认为“新一代女性创业者出现了,她们勇敢果断,在时尚界极具影响力,例如Marine Serre,Christelle Kocher以及Vanessa Seward。但是融资对于她们依旧十分困难,因为时尚行业一直都是男人的天下。”

 

提高女性在职场中所占的比重不仅是出于男女平等的需要,同时它将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助力。奢侈品集团对此深有体会。LVMH执行董事会成员兼人力总监Chantal Gaemperle表示“我们认为实现男女比例均等将有利于LVMH的长远发展。女性应敢于协作,善于学习同行经验。”

 

这家法国奢侈品龙头企业中女性职员所占比例高达74%,而且十年前就成立了EllesVMH项目,该项目主要为了通过提供指导来丰富女性成员们的职业生涯。Women@Dior也开展逾两年,旨在为迪奥女性管理人员与年轻学生提供培训指导。

 

另一著名法国奢侈品牌Kering将实现男女均等作为了公司第一要务。自2010年起,该品牌签署了联合国妇女权能署的“女性赋权总则宪章(Women Empowerment Principles)”,并发起了一项集团内部的“领导力与男女协作”项目。

 

因此,21世纪真的是属于女性的黄金时代吗?Gwenaëlle Lemonnier谈到“在40到45岁期间,孩子已经长大,这将是女性大展宏图的时候。她们的企业经营理念具有革新性,创造性,对男性同行很有启发。毋庸置疑,女性办事效率高,拥有出色的谈判能力,在面对棘手的人际问题时能巧妙但不失原则地解决。

 

 

说到这,又想到了波伏娃的那句话,“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又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

 

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每一种事物都在诱使她走容易走的道路;她不是被要求奋发向上,走自己的路,而是听说只要滑下去,就可以到达极乐的天堂。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我们总是在讨论女明星不老的秘密,焦虑自己的年龄问题,胜过探讨成熟女性职业上的可能性。而这道题目的答案,掌握在女性自己的手上。

 

我们期待未来能在这个行业,看到更多的顶尖女设计师,在时装秀结束后从后台走出来;有更多的女性创业者,成为行业标杆。当然,这个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文 | Madame Figaro

编辑 | Ziichy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