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手表品牌的兴起

德国腕表的精准得到了市场越来越多的认可。然而,这些制表企业的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目前,格拉苏蒂(GlashütteOriginal)与朗格(A.Lange&Söhne)是行内的两大领头者,而其他品牌亦在捍卫自己的位置。

 

即使是在瑞士这种制表业极度发达的地方,制表工坊也不曾如此高密度的聚集。德国东部的格拉苏蒂镇(位于德累斯顿与布拉格之间的山谷)是当之无愧的“腕表之城”:格拉苏蒂腕表(Swatch集团)总部毗邻着朗格(Richemont集团),离老火车站一步之遥就是罗摩斯(Nomos)公司,城里最古老的建筑则是德国钟表博物馆……从这一块土地上,我们感受到了生动多变的历史。

 

在制表业诞生以前,这个小镇靠铜、银矿生存。富饶的矿产资源给这里带来了二、三百年的繁华。然而19世纪早期,矿藏开采殆尽,城市坠入贫困中,直到一位名叫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AdolphLange)的制表大师出现。他聪明又大胆,注意到了这里失业的工人,于是开了一间制表工坊,并培训工人,不经意间为德国制表工业埋下了第一块基石。后来,他与MoritzGrossmann,JuliusAssmann,AdolphSchneider一并被称为“德国制表业之父。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坊,维持着友好的竞争关系”,这段故事被记载在了格拉苏蒂博物馆里。

 

后来,这里诞生了无数为制表业服务的小企业,繁荣一直持续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便是黑暗,接连到来的政治冲突与经济危机。1945年,俄国人对这里发动炸弹袭击,接着小镇被划入东德,所有企业合并。活下来的品牌被集中在名为GUB的国有制结构中。随后的40年里,GUB继续发展,最多曾有2500名员工。

 

1989年,柏林墙倒下,国家经济结构重新调整,一些品牌也涅磐重生,并依然坚持着德国式严谨、精准与高端的定位。费尔迪南多的曾孙瓦尔特•朗格(WalterLange)的座右铭:“永远不要停下”,说明了这块土地旺盛的精力与工人们的钢铁意志。

 

万事俱备,德国钟表业整装待发。独特的历史,瑞士以外的选择,性价比极高——这便是腕表爱好者们对德国越来越感兴趣的原因。

 

朗格(A. Lange & Söhne)

过去:1845年由费尔迪南多成立,拥有极好声誉,二战后被并入国有企业中。品牌真正的历史从1994年10月24日开始,创始人的两位重孙Günter Blümlein与WalterLange(分别是积家与IWC的总裁)向记者与零售商们介绍了4款腕表,标志着品牌的重生。他们的目标是制作世界最好的腕表。2000年,Vodafone将品牌(同时还有IWC与积家)出售给了Richemont集团。

 

今日:品牌产量较低,每年约7000支。但20年间,品牌就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果,振兴了整个格拉苏蒂地区的制表业。在这座对质量极近苛求的制表工坊里,共诞生过45种机芯与70款腕表(价格1.5万到2百万欧元)。Vontobel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企业的销售额在1.3亿欧元左右。

 

产品:明星款是Lange 1,市面上首批大日历腕表之一,特色是表盘上的各项指示清晰易读。技术巅峰是2013年的GrandComplication复杂功能腕表,满足了客户对品牌的期待。

 

展望:如今品牌面对的主要挑战是完成订单。品牌总裁Wilhelm Schmid表示:“我们的产量不够,没有办法满足所有零售商与客户,但我们没有捷径可走,对质量的严格要求决定了工期的漫长。我们永远不可能有超高速的增长。”不过制表工坊的扩建已经在计划当中,不久后便可投入使用。

 

格拉苏蒂(Glashütte Original)

过去:打着“格拉苏蒂”标记的腕表一直存在。1860年之后,这个词便成为了质量的象征,很多独立制表匠都使用这个标签。真正的格拉苏蒂品牌诞生于90年代,从GUB中脱离。品牌几经转手,起起伏伏,却保留了制表工业,走上了提升腕表档次的道路。正是这两点说服了尼古拉•海耶克(NicolasG.Hayek),于2000年收购这一品牌。

 

今日:3年前,Swatch集团投资3.5千万欧元,让品牌扩大规模,如今成果出现。“最近3年里,我们关闭了一半销售点,但营业额却在翻了一倍,”总监YannGamard解释道。2014年,品牌卖出了1万到1.2万支腕表。如今这间制表工坊拥有600名员工(5年前为350名),95%的零件都来自这里。

 

产品:牢固、精准的款型,外观经典,让人想起美丽的6、70年代。品牌腕表的价格在1.2万欧元左右,性价比高。2008年上市的PanoInverse倍受欢迎,镂空设计展示了部分机芯。

 

展望:继续提升知名度。公司总裁认为格拉苏蒂是“行业里最美的秘密”。一个员工说:“在德累斯顿的门店里,不少客人进来指明要看Lange&Söhne系列”。

 

ElodieBae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