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奇特的雕塑

时代的印章,信念的颂歌,战争的铭记,或是简约而又出人意外的视觉设计。雕塑的世界异彩纷呈,充满惊喜。

 

雕塑是瞬息的捕捉,也是信息的传递。它们沉默不语,却见证着时代的过往。也许正如神甫贝诺特·拉克鲁瓦(Benoît Lacroix)所说,“爱,就是为他做一尊雕塑”,甚至可以说,雕刻的目的在于倾诉心中的爱。

 

正如小野洋子(Yoko Ono)在约翰·列侬(John Lennon)被枪杀后让瑞典艺术家卡尔·弗雷德里克(Carl Fredrik)设计《打结的枪》以宣扬对暴力的抵制。

 

又如设计师路易丝·布尔乔亚(Louise Bourgeois)的作品《母亲》(Maman),用约十米高的大蜘蛛表达对母亲的敬意。

 

雕塑还肩负着号召同胞奋起反抗的使命,捷克艺术家大卫·塞尔尼(David Cerny)的作品就起到过这一作用。他将苏联红军解放布拉格的纪念物JS-2“斯大林”重型坦克涂成粉色, 这一举动激怒了俄罗斯当局,俄方命人将坦克重新涂为卡其色,并把年轻的艺术家关进了监狱。然而塞尔尼的壮举已使他成为了捷克家喻户晓的名人,享有议员豁免权的一些议员们又去将坦克涂回了粉色。

有的雕塑透露出艺术家对政府的嘲讽,汤姆·弗兰岑(Tom Frantzen)的作品《捉弄警察的叛逆少年》(Vaartkapoen)便嘲弄了布鲁塞尔的警察。

另一些雕塑赞颂过往的时代,比如罗伯特·格兰(Robert Glen)的作品《野马》(Mustangs at las Colinas),仿佛展现了冲锋在前的骑兵正跨上彪悍野马的画面。

然而有一些雕塑所传达的信息却没有那么显而易见,澳大利亚一个商业中心摆放了一组由四头猪组成的雕像,它们的闲庭漫步惹人无限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