碾压时尚圈的戏服 | 看完七季《权力的游戏》要学会从衣服里猜剧情

等了一年看了不到7个小时,开不开心!

最后一季还要等一年半,刺不刺激!

龙母和雪诺在七夕当天发糖,虐不虐!

两个人不但新创了船戏而且还是姑侄,你就说虐不虐!

 

 

虽然说网上流传着第八季的泄露剧本,但真爱粉一看就能发现漏洞满满,所以还是踏踏实实等着正剧吧。反正一般小编每年都是在播完最新一季以后从第一季再看一遍作为复习,然后在来年要上新的时候再从头看一遍作为预习,这样,等待的感觉就不会太漫长了......(追剧狗的日常)

 

不过!最近又get到一个新技能。听说看权游里人物的着装能看出剧情?!听说权游里的衣服能穿出门?!来来来,我们好好聊聊~

 

Michele Clapton,《权力的游戏》首席服装设计师,凭借为该剧设计的服饰多次获得艾美奖。她做的衣服会讲故事。

 

 

 

Michele Clapton,在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工作,她领导了一支由织工,刺绣工和铠甲工匠组成的服装制作团队,大部分服装都由他们从头开始制作。他们有自己的织机,会自己生产布料。整部《权力的游戏》中,没有任何单独的线、扣子、靴子或手镯不是克莱普顿和她的工匠们竭尽全力设计并打造的。

 

 

第七季第六集龙妈身上的那件白色皮毛大衣正是出自这位艺术家之手,Michele Clapton还在自己的Instagram 上骄傲的分享了照片。自播出以来,这件衣服便受到了各大媒体和推特等社交网络的竞相追捧。

 

 

此外,该剧的不少女性服装都完全可以离开七大王国、来到我们真实的生活之中,比如弥赛菈·拜拉席恩那些在剧中一闪而过让人来不及欣赏但又美丽至极的长裙,

 

或是玛格丽·提利尔结婚时的礼服,点缀着布艺玫瑰的长尾婚纱。

 

男装中也不乏精彩之作,比如各种各样的锦缎夹克以及精雕细琢的盔甲。

 

 

如果这样的设计被人们渐渐淡忘,就实在是太浪费了。因此,我们整理出了剧中最好看的50套设计。跟着这些图片,一起回味这七季《权力的游戏》吧。

 

 50套美服带你重回七季权利的游戏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首次亮相宛如昨日:从飘飘长发到Chloé风格的粉色仿呢绒长裙,一切都那么柔美朦胧。

 

为了去见未来的丈夫卓戈·卡奥,剧组用最美的布料为丹妮莉丝准备了一条长裙,这也是露的最多的一件。裙子的亮点:肩膀上的龙形别针。

 

历经坎坷的龙女终于开挂,同时也变成了一个冷美人,她的美貌和这件胸前镂空的皮裙一样惊艳。

 

龙母真正称得上是坦格利安的传人,完美的长裙披风从上到下都绣着龙的鳞片。

 

琼恩·雪诺来到龙石岛,改变了风格,丹妮莉丝的收腰外套也加上了毛皮边。这是巧合吗?

 

可能并不是。丹妮莉丝在第七季第六集穿的这件毛皮大衣可骗不了人 :在琼恩·雪诺的冰天雪地,她开始有了归属感。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剧情进展到这里,所有人都穿着黑衣,唯独丹妮莉丝带来一抹亮色。这不正预示着希望吗?

 

提利昂·兰尼斯特戴上首相徽章成为女王的左膀右臂,这位谋士真是既忠诚又有型。

 

提利昂穿着这身蓝色与印花图形拼接的衣服与老友瓦里斯告别。

 

在洒满阳光的弥林城,提利昂与瓦里斯被金光照耀。这缕光线让和服长袍和锦缎上衣更加突出。

 

丹妮莉丝还有一件功劳,那就是让提利昂忘记了前几季与雪伊的纯真爱情。雪伊的服饰都非常美丽,其中就包括这一条露背长裙。而在这部电视剧中,露背装并不常见。

 

临冬城的女主人史塔克夫人终于把万年不离身的深色斗篷脱掉了,里面露出了灰绿色大裙摆大衣,更衬托出了她美丽的褐色长发。

 

临冬城的男主人艾德·史塔克也常穿斗篷。他的斗篷气场十足,上面都是动物的皮毛,中间用厚厚的皮带系紧。

 

琼恩·雪诺由艾德一手养大,他们的斗篷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实际上,正如该剧的首席服装设计师Michele Clapton所说,这件斗篷完全是用宜家的地毯做出来的。

 

这个场景的琼恩·雪诺比平时穿的少了些,在他的胸前我们可以看到史塔克家族的标志——狼,还可以看到衣服上的很多细节,上身这块厚实的皮子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

 

作为艾德·史塔克的合法继承人,罗柏·史塔克的上衣当然也有狼的图案,站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妻子泰莉莎。这身礼服是他在“血色婚礼”上穿的那件,所以非常有名,充满悲情。

 

艾莉亚·史塔克多年后再次回到了临冬城,俨然成为了一名战士。她没有穿裙子,也完全不用刺绣,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厚厚的不对称羊毛裘皮边斗篷。缜密的设计让这样的衣服更容易佩剑。

 

珊莎的风格变化相对更缓和一些,她既受到自己家里的影响,也受到丈夫们的影响。在与可恨的拉姆斯·波顿举行婚礼时,珊莎身穿圆形剪裁的小披肩,这样的款式在剧中也很少见。

 

回到临冬城,珊莎又可以穿上家族的制服——裘皮领深色斗篷,按照妈妈喜欢的样子把头发编起来歪向一侧。珊莎也保留了自己爱美的一面,这一点从精致的刺绣和平绒长裙上便可以看出。当然胸前少不了狼的图案。

 

琼恩·雪诺出发去找丹妮莉丝,珊莎成了临冬城的支柱。她的衣着变得更加利落,尽管在很多细节上还保留了母亲的风格,如手腕处的裘皮、宽腰带、龙骨链、家族首饰等,但女性化元素被弱化了。

 

此时的珊莎早已不是困在君临的小女孩了。在与提利昂·兰尼斯特结婚时(第三季),她穿了刺绣大师 Michele Carragher制作的长裙,花纹华美至极,细节处都使用了血红色。

 

金色和紫色是兰尼斯特家族徽章的颜色。在前四季,瑟曦·兰尼斯特众多华贵的服饰都包含这两种色彩。从这一方面也可以看出君临王室的富有。

 

在提利昂与珊莎的婚礼上,君临王室的富有体现的淋漓尽致:瑟曦的服饰极尽华美,领口刚好开到肩头,肩膀处是金丝刺绣,布料为锦缎,收紧的腰身和长长的喇叭袖则更好地突出了女性之美。她的长子和父亲也同样贵气十足。

 

在平日里,瑟曦依然保持了一贯的色调,只是裙子简单了一些,穿起来更加方便,线条也更加流畅。这个场景中的宽腰带无疑显露了她好战的野心。

 

在第六季和第七季,新的戎装证明了这一点:从此不再有缤纷的色彩、不再有金灿灿的刺绣,瑟曦穿上了黑衣(是在哀悼吗?),几乎没有任何装饰,衣服上的花边虽然没有那么显眼了,但仍然非常好看。

 

瑟曦第一个死去的孩子并不是最温柔乖巧的那一个,而是乔佛里·兰尼斯特——在位时间很短但却非常残暴的一位国王。在处决艾德·史塔克时,竟没有人敢说他一句。这身母子装也非常不错。

 

就算手扶强弩、王冠滑落(他拿着弩肯定不会做好事),乔佛里依然保持着出众的格调。这都要归功于剧组选用的珍贵布料。

 

尽管这是乔佛里的婚礼,可是风头全让他的妻子抢了去 :白色婚纱拖着长长的尾巴,一朵朵布艺玫瑰在裙摆绽放。怪不得该剧的首席服装设计师Michele Clapton收获了无数大奖。

 

玛格丽·提利尔经常穿蓝色的衣服,与她蓝色的眼睛、褐色的卷发非常搭。

 

她的祖母奥莲娜·提利尔也喜欢蓝色。她们二人一同出现时,服装总是相互映衬,比如这一幕参加提利昂和珊莎的婚礼。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设计师Michele Clapton对细节的处理,她在衣服上加入了很多玫瑰,因为这是提利尔家族的象征。

 

玛格丽与托曼·拜拉席恩的婚礼让我们又多了一次欣赏婚礼服饰的机会。这一次金色与红色取代了白色,此外还有常用在兰尼斯特家族身上的盘旋花纹。

 

可怜的托曼有着并不完美的童年,他的统治也困难重重。好在他的衣服一套比一套好看(其实这只是给观众的福利)。这里我们可以注意到系扣的腰带上的细节,剧中的男子很多都系着这种样式的腰带。

 

其中就包括托曼的亲生父亲——詹姆·兰尼斯特,他的盔甲和所有人都不一样。这一幕,他的金属盔甲上有很多鹿角和剑的花纹,代表拜拉席恩家族。

 

这是第一季的詹姆·兰尼斯特,他穿着皮大衣,大衣里面是紫色的衬里,没穿任何盔甲,战斗时一身傲气。

 

瑟曦与詹姆唯一的女儿度过了短暂的一生。也许人们已经忘了她的裙子都是多么的美。这些裙子都很特别,与她母亲以及丹妮莉丝的很不一样。

 

弥赛菈·拜拉席恩和多恩王子崔斯丹·马泰尔这一对与众不同,他们穿着情侣装,似乎也因此加深了感情。弥赛菈的这条裙子非常现代,上面有很多刺绣图案。

 

崔斯丹悲惨死去的叔叔奥柏伦·马泰尔身上有一种美。他穿着亮色和服,系着腰带,衬托出旁边瑟曦的阴沉。

 

奥柏伦和他的情人艾拉莉亚·沙德也经常穿情侣装。在奥柏伦被杀之前,艾拉莉亚总是穿些轻浮的衣服,尽管她的服装里总会有一些武士的元素,如链条、凸起的肩膀、皮带等。

 

同样是肩部凸起的斗篷,但这一次武士的元素更加明显,奥柏伦已经死了。艾拉莉亚的发型变成了短发,露出脖子,胸前出现了又宽又厚的皮带,配饰极不显眼,全身都笼罩着黯淡的哀思。

 

本剧中无论男女经常都有胸前系着皮带的装束。米珊迪身上的这件很像是刚从Azzedine Alaïa秀场上拿下来的纯皮胸衣。

 

五季以来一直忠诚于丹妮莉丝、正直的无垢者指挥官灰虫子令人印象深刻。这件画着三条龙的皮盔甲堪称杰作。

 

“美人”布蕾妮是个身材高大的女勇士,这让她与众不同,她在剧中有3/4的时间都穿着盔甲。在这一幕中,盔甲的款式充满诗意,上面披着轻薄的斗篷,让人有点认不出她来了。

 

这是“美人”布蕾妮唯一一次穿裙子,非常引人注目。她来参加玛格丽·提利尔和乔佛里·兰尼斯特的婚礼。值得注意的是塔斯家族的徽章以及勇士们佩戴的系扣腰带。

 

尽管人们更喜欢乔拉·莫尔蒙穿着米色亚麻土耳其长袍的样子,但是他穿上盔甲也是很帅的。盔甲上印着莫尔蒙家族的徽章,厚实的针织袖让这一身看起来更加协调。

 

小指头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人们往往众说纷纭。但他的穿衣风格从第一集开始就一以贯之,这一点相信没有人会有异议。他从来都不会把自己裹得鼓鼓囊囊,而总是穿着用非常好看的布料做成的大衣。领口是一只银鸟,这是贝里席家族的标志。

 

相信大家已经看出来了,设计师Michele Clapton做出的每一套衣服都体现着人物所属的家族。所以在第四季,琼恩·艾林的妻子、史塔克夫人的妹妹莱莎穿了一件在领口绣着铜色鳟鱼的蓝色长裙。

 

“红袍女”梅丽珊卓像是一粒自由电子,这个人物形象永远和红色联系在一起。设计师通过改变斗篷和领口的样式,成功地让同一种颜色展现出不同的效果。

 

劳勃·拜拉席恩的二弟、七大王国国王的角逐者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见到这身衣服也不会无动于衷。而他的网眼衣看起来像是用石头做成的,非常符合这个人物冷酷的性格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