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个地方,让你重新爱上巴黎

巴黎这座“世界上最美的城市”并非完美无瑕,因此,作家兼记者Nicolas d'Estienne d'Orves特意撰写了《巴黎恋人手册》(Dictionnaire amoureux de Paris)(Plon出版社),汇集了所有让人心动的巴黎美景。

 

 

这真是一件令人期待的事情。我们的专栏作家Nicolas d'Estienne d'Orves在观看了若干场Châtelet剧院(Théâtre du Châtelet)的演出、光顾了无数家人迹罕至的小酒馆、漫无目的地走遍大街小巷之后,终于恋爱了!他爱上了……巴黎。他的作品《巴黎恋人手册》(Dictionnaire amoureux de Paris)由Plon出版社发行,将于10月1日出版,那些怀念过去的人一定会在这本书中重拾记忆,那些喜欢走路的人一定会对这本书爱不释手,而那些依靠汽车出行的人读过这本书恐怕也会羡慕嫉妒恨吧。

 

 

全书共700余页,既有马塞尔·埃梅(Marcel Aymé)、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威尔第(Giuseppe Verdi)等名人的逸闻趣事,也有关于肉铺、阅兵、垃圾车、极端天气、河畔、游泳馆、机场、行人等的生动介绍,甚至连谷歌地球(Google Earth)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作者在开篇写道:“巴黎是喁喁私语的甜蜜梦乡,是神秘莫测的广阔天地,快乐就在这里。(…………)让我们放下手机,抛开烦恼,将目光投向巴黎。”

然而面对Figaroscope提出的问题“ 哪十五个地方让你爱上了巴黎”我们的作家只能忍痛割爱。他用图片和文字倾吐了自己的真心,告诉我们瑕不掩瑜,巴黎自有其动人之处。

 

拉菲特街(La rue Laffitte)(巴黎九区)

 

站在拉菲特街的街角向东望,仿佛来到了罗马:这里的建筑物相互簇拥,像童话中仙女的小屋。穿过一排甜品店,圣心大教堂在Notre Dame de Lorette纪念馆后高高耸立,新古典主义建筑与新拜占庭式建筑融为一体。至于美学效果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然而在晨曦与暮色的掩映下,这里的确美得令人窒息。一切尽在光影之间……

 

皇家宫殿(Palais Royal)(巴黎一区

 

皇家宫殿(Palais Royal)是巴黎市内第一大购物中心,同时也位列巴黎美食中心之首,能让人开心的东西这里应有尽有。摆脱了战火的皇家宫殿如今一片宁静祥和,只剩下被尘封已久的回忆。我喜欢那震撼心灵的钟声,喜欢那静谧深沉的气氛。这里不只是孩子们游戏的地方,更是成人的乐园。

 

沙隆墓园Cimetière de Charonne)(巴黎二十区

 

过去,众多村庄环绕着巴黎,像是忠诚的守卫。如今,这些村庄渐渐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然而,Saint-Germain de Charonne这个小村庄却依然远离着城市的纷扰。在明媚的五月,我喜欢去沙隆墓园轻嗅丁香花的芬芳。Pierre Blanchar与Brasillach都长眠于此。

 

地下墓穴(Les Catacombes)(巴黎十四区)

 

在几年的时间内,地下墓穴成为了最令巴黎人不寒而栗的地方。在我的印象里,这里偏远荒凉,无人问津。这样倒是没什么不好,但是人们总是抑制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走入地下15米深的小巷,目睹六百万具堆积在此的颅骨。参观完地下墓穴,你还可以继续向前进入采石场。这些采石场延伸到城市下方的每一个角落,仿佛是巴黎的平行空间,谁能抵挡住这样的诱惑呢?

 

贝尔顿街Rue Berton)(巴黎十六区

 

正如伏尔泰曾藏身于瑞士私宅的花园深处躲避债主,巴尔扎克也曾藏身于贝尔顿街。这条街是旧时Auteuil 与 Passy两大街区的边界,历史悠久。旁边的法国广播电台Radio France也完全没有掩映这条小巷的风韵。贝尔顿街犹如盘踞在乡间的一条蟒蛇,几个世纪容颜未改。由于这条街过于渺小,被人遗忘也在所难免。

 

小腰带铁路(La Petite Ceinture

 

上天啊,保佑这片城市中的荒芜之地不要遭到践踏!请不要把它改成花园或广场!就让它保留原初的样子吧。小腰带铁路建于拿破仑时期,现在早已被人们所淡忘。这条铁路已经不再通车,但铁道并没有拆除,铁轨上爬满了野草。在经历过战乱的巴黎,再没有哪个景致比这里更美,因为大自然再次成为了主人。

 

Sainte-Foy甬道(Le passage Sainte-Foy)(巴黎二区)

巴黎诞生于围墙之中。两千年间,旧的围墙不断被推倒,更大的新围墙随之拔地而起,一座城市由此诞生。至今,我们还能在街道中看到高低起伏的围墙,找到城市成长的痕迹。Sainte-Foy甬道在中世纪时就已经存在,是城市中令人酸楚的一道伤疤,再现了逝去的时代。

 

侯昂庭院(Cour de Rohan)(巴黎六区

 

曾经的巴黎庭院错落,石板路肆意蔓延。而经历过奥斯曼帝国的蹂躏和战后三十年大刀阔斧的改造之后,侯昂庭院竟被奇迹般地保留了下来。它紧邻Odéon地铁站,空气中弥漫着历史的味道。在这里可以看到Mercier、Raguenet等人的作品,还有十八世纪上半叶的巴黎地图。一切都堪称完美。

 

樱桃树小路Le sentier des Merisiers)(巴黎十二区

没错,你就是在巴黎。还记得圣芒德(Saint-Mandé)过去只是一个村子,宛赛纳树林(Le bois de Vincennes)曾是一片森林,而樱桃树小路也不过是一条羊肠小道。若问我是否会在夜色中漫步于此?我不知道,但这里道路平坦绝不会令人害怕。路的尽头通向les Maréchaux大道,豁然开朗宛若梦境。正如阿根廷游吟诗人在《小径深处的花园》(Le Jardin aux sentiers qui bifurquent)中写到的那样,“隐约间,我们望见了曲径盘桓”。

 

Les Regards(巴黎十九区、二十区)

童话中的大拇指穿过了巴黎。他一路向东,消失在美丽城的高楼大厦之间。在路途中,他没有洒下白色的石子,而是留下了一座座石屋,我在遍地丛生的欧石楠之间找寻石屋的踪迹。Les Regards见证了美丽城的兴起,是钢筋水泥之间的历史遗迹,像是古人留给我们的玩笑。城墙倒下了,然而诗意还在。

 

左岸规划发展区(La ZAC Rive Gauche)(巴黎十三区)

 

我一向对新建的街区持有保守态度,但不得不承认,看到新建的大图书馆,我越来越喜欢左岸规划发展区了。现代化的巴黎尽在于此:高塔的玻璃外墙反射出园林的美景,仿佛建成了空中花园,俯瞰着塞纳河与奥斯特里茨车站;宽阔的人行道极具英式风格,让人觉得仿佛置身纽约或是多伦多。而在旁边的瓦特街(rue Watt)上,Zazie的身影登上了荧幕。

 

Joseph Gibert书店(巴黎六区)

Galignani书店雍容华贵,Delamain书店高雅优美,le Divan书店无可指摘,L'Écume des Pages书店完美无瑕,这固然无可非议。但Joseph Gibert书店则是王者般的存在。这里是阿里巴巴的文学宝库,各类作品应有尽有,我徜徉在书海之中,感到无比幸福。Joseph Gibert书店比索邦大学和Sainte-Geneviève的著名高中更能体现出拉丁区的灵魂。

 

巴黎喜歌剧院(L'Opéra Comique)(巴黎二区

 

巴黎喜歌剧院是上演喜剧的地方,展现着抒情艺术的一个侧面。它略低于巴黎歌剧院(Palais Garnier),坐落在一个美丽的小广场上,邻近数条林荫大道。演唱厅布置得非常精美。著名歌剧《卡门》和《佩利亚与梅丽桑》都诞生于此,批判与欢呼伴随着它们的成长。这里摆放着作曲家古诺(Gounod)与昂布鲁瓦·托马(Ambroise Thomas)的半身像,艺术的激情在这里驰骋。来到巴黎喜歌剧院,我仿佛回到家一样怡然自得。

 

维维安妮花园(Square Viviani)(巴黎五区)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因为维维安妮花园在巴黎有着最为悠久的历史,盛名不胫而走。四个世纪以来,维维安妮花园一直是拉丁区的骄傲,它甚至想要超越巴黎圣母院的地位成为整个巴黎的至尊。花园里的洋槐栽种于1602年,令人肃然起敬。这颗树由水泥支架支撑,周围搭起了篱笆,已然没有了一颗树应有的神采。然而它就像家中一位年迈的长辈,尽管脾气暴躁,但我依然爱它。

 

Bergeyre高地La butte Bergeyre)(巴黎十九区

 

Bergeyre高地像是一艘想要冲风破浪开进巴黎的大船。这里有高高的建筑,仿佛灯塔一般屹立在绍蒙高地(Buttes-Chaumont)旁边。没有一家商店,没有一个行人,只有两条小路在这里交汇,一条叫做Rémy-de-Gourmont,另一条叫做Edgar-Poe。此处最著名的便是可以看到这个巴黎西部的观景楼。夜幕时分,最美的风景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