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性爱娃娃 | 儿童型号&性侵模式?无上限的科技,无下限的市场

她们的名字叫Roxxxy、Harmony或者Stéphanie,比充气娃娃更先进,外形完全根据你的喜好制定,可以与任何熟人、朋友或明星相似。

 

 

科技的发展真的是无限的啊!制造商们借助人工智能和交互设备不断提升着情趣娃娃的仿真效果,但其中的伦理问题无法回避,质疑声不绝于耳。与此同时,关于设计、制造硅胶玩偶的立法尚不明确,与情趣娃娃有关的肖像权问题仍然是一个空白,有的娃娃甚至是根据真人或者明星的外形制造,比如在日本,就有人设计出了一款“斯嘉丽·约翰逊”。

 

 

不少维权组织、心理学家、教育界学者纷纷谴责称这是将女性的身体制作成“工具”出售。但这些声音真的能让不断升级的情趣娃娃退出江湖吗?

 

比真人还真的娃娃

 

 

“情趣娃娃”这个名字看似直截了当,但其实她们的用途因人而异。一些人用它是因为无法从伴侣那里得到性满足,一些人是由于自身问题而无法进行正常的性生活,还有的人只是想填补内心的空虚、寻求陪伴而并非需要满足性欲。人工智能让人类和情趣用品之间的关系更加多元,如今的情趣娃娃不再是过去难登大雅之堂的充气娃娃。

 

 

现今的娃娃是用硅胶制成的人形模特,和真人相差无二,可以根据需求任意调节。用户可以自由选择发色、肤色、胸部的大小,甚至阴道的形状……结果就是最后组合出来的效果往往非常夸张。

 

 

Real Doll公司的创始人Matt Mac Mullen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表示,“高个子的金发蓝眼睛大胸娃娃最受欢迎。”

 

在这个ps和晒图风靡的时代,过度以性感为美更使得女性的身体沦为了一种工具

心理学家、性学专家Nathalie Parein

 

吸金利器

 

然而市场的发展也似乎是无限的。这种物化女性身体的行为是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的。购买一个定制硅胶娃娃需要花费1000至70000欧元。“性科技”无疑已经成为吸金利器,引起了越来越多企业的关注。比如法国性产业的领军企业Marc Dorcel今年就推出了以“性爱创新”为主题的初创公司孵化器DorcelLab。

 

 

美国的Real Doll公司表示他们每个月销往全世界的娃娃达20至50个。西班牙和爱尔兰则诞生了越来越多家只提供硅胶娃娃的色情服务机构。

 

 

 

这些硅胶娃娃会对我们的性观念产生什么影响?

 

将性与两性关系区分开来是非常重要的。人类和机器人之间并没有两性关系。

Nathalie Parein

 

她认为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把这些娃娃当作教具。“如果用这些仿真娃娃来进行性启蒙,孩子们就会对真实的人类性爱和虚假的机器性爱产生混淆。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就让年轻人树立正确的观念,正如我们要让孩子们正确认识色情出版物一样。

 

新一代情趣娃娃受到推崇是因为她们有一个巨大的优点,那就是不会让人失望,因为机器和主人绝对不会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情趣娃娃的主人实际上是创造了一种绝对服从的性关系,机器和人不一样,机器是随时恭候的,而人需要感觉、需要爱,而且机器永远处在最佳状态。”

 

“性侵模式”的娃娃

 

情趣娃娃的制造商永远都在设计新花样。在美国,True Companion公司的最新款机器人Roxxxy就有5种人格。其中一种叫冷艳法拉(Frigid Farrah),能够开启“性侵模式”。制造商介绍她是“保守”“害羞”的性格,“如果你碰到她身上私密的地方,她很可能会不愿意让你继续。”

 

 

性侵并不是性行为,也不是性爱好,而是一种暴力犯罪。我们不应该鼓励强奸犯找到安全的发泄方式,否则可能会诱发更多真实的强奸案件。

“日常性别歧视项目”的创立人Laura Bates在《纽约时报》7月17日的专栏文章中写道

 

 

更让人忧心的是,挪威官方发现了越来越多儿童大小的情趣娃娃,这些娃娃大多制造于日本。因此Nathalie Parein认为,承认情趣娃娃的存在并对其进行立法管制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