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pic   pc13 p28    piaget              17 gch kio 20140709 page 28 image 1440

伯爵[Piaget]重建马尔迈松城堡玫瑰园

钟表与珠宝制造商伯爵于6月揭幕由其投资修复的皇后约瑟芬的古老玫瑰园,同时还以花之皇后的名义推出全新珠宝系列。

借用这块遗产保护总监兼马尔迈松与佩沃树林国家城堡博物馆馆长阿莫里 . 勒菲布尔的原话,这项持续两年的工程“辉煌宏大”。这段时间内,要开挖土地、移植新鲜土壤以重新铺设林荫道、在园林背景上种植黄杨和灌木、寻回约瑟芬 . 波拿巴时代的玫瑰种类…据各种资料显示,该重建工程足足花费伯爵15万欧元。“没有它的资助,我们绝无可能翻修这座古老的玫瑰园,”总监先生承认到,“这块2 000平方米的园林系由莱伊勒 . 罗斯玫瑰园博物馆创始人于勒 . 卡维霍设计于1911年,是为纪念约瑟芬对玫瑰的喜爱而建。

当时,此处移植了750株玫瑰。我们选取了第一和第二帝国时期的知名品种,因为皇后本人在此地建立的玫瑰收藏是独一无二的,包含了250个种类,其中一些来自中国。玫瑰园的概念当时并不存在,当时的玫瑰都是盆栽的,甚至种在成群的灌木之间,而灌木只是用来映衬花朵的美丽。” 2014年5月29日,约瑟芬 . 波拿巴去世两百周年纪念日,她于1799年和拿破仑一道买下了巴黎近郊的这处乡村住宅,本意是巩固夫妇俩的社会地位,如果她看到今日的结果,相信一定会为此感到欣慰。

当之无愧

无惧风雨交加,带着浅红花瓣的白玫瑰和丰润的洋蔷薇依然挺立,含苞待放的玫瑰株被苔藓缠身,花茎上的荆棘也覆盖着一层青苔,天竺葵的香气依然弥漫,在芙蓉花、墨西哥橙子树、纯白的洋地黄、蓝色的翠雀花和紫色的耧斗菜之间,玫瑰的魅力依然盛放。花圃的优雅气息中,透着矫揉造作的懒散,恰恰体现了约瑟芬皇后的美学概念。在阿莫里 . 勒菲布尔看来,“由皮埃尔-约瑟 . 乐都特完成的这项多品种收藏,除了植物学意义之外,还特别体现了当时令整个欧洲人敬佩的高雅品味。”

在马尔迈松城堡,这位拿破仑 . 波拿巴的第一任妻子沿着塞纳河重建了她出生的马提尼岛。在许许多多的鹦鹉和异国植物之间,这位本名“Rose”(玫瑰)的皇后,令路易-马丁 . 贝霍设计了一座所谓“英式”花园,其景观辽阔,带有浓厚的自然风情。此次重建的这座古老的玫瑰园,更完美地呈现了这里独特的魅力。 在奢侈品界,这样的投资绝不是惯例,重点在于使伯爵的投资具有意义。这一钟表与珠宝品牌于1874年在瑞士仙女角建立工作坊,1988年被历峰集团收购,因其超扁平机芯配离奇表壳而闻名(达利金币系列、宝石手镯等)。这次投资也是品牌创始人后裔伊夫 . 伯爵的计划之一,他的计划一向奇特而夸张。这位钟表商人曾是科特迪瓦总统乌弗埃-博瓦尼的特别顾问、政商界名流,早在1970年代,便梦想着从事玫瑰种植和销售…

1976年,他成为日内瓦新品种玫瑰国际大赛裁判之一,并为获胜者提供了一枝与实物大小一样的由伯爵制作、气质高贵的纯金玫瑰。1982年,这项赛事由玫瑰种植者美阳[Meilland]夺冠,获胜的花朵被命名为“伊夫 . 伯爵”,为纪念他将这项专注玫瑰培育的赛事推向了国际平台。

自此,2万至4万株玫瑰,以及3百万至5百万枝“伊夫 . 伯爵”玫瑰每年都销往世界各地。珠宝商人的名字也因此广泛传扬…“这并非一种营销概念!”品牌总裁菲利普 . 雷欧伯-玫兹格这样认为,“伊夫 . 伯爵一直就是个玫瑰狂人。和马尔迈松城堡建立伙伴关系、再到摩纳哥参与格蕾丝王妃玫瑰园翻新工程,这些计划都具有与品牌主人爱好的一致性。2012年,我们选择了玫瑰作为新珠宝系列的主题,因为这是品牌当之无愧的主题。” 根据我们的推算,该品牌80%的营业额来自钟表,20%来自珠宝,

如今,它在珠宝领域不断推进,而该领域2014年的增长根据分析师估计将达到两位数。这就是为何,该品牌在巴黎旺多姆广场分店推出了包括100多款的“玫瑰激情”高级珠宝系列,以及价格可及的包括戒指、吊坠和项链的“伯爵玫瑰”系列。今年9月,我们期待它会在巴黎古董双年展上,在设计和钻石总重量方面拿出更为令人惊叹的系列作品。

珐碧安 . 瑞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