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摄影展(Paris Photo)被迫暂停,各大画廊携手反击

原定为期五天的巴黎摄影展(Paris Photo)在开放两天后被迫收官。巴黎三十多家画廊纷纷从巴黎大皇宫(Grand Palais)手中接过接力棒,在11月28日和29日的画廊开放日继续展出摄影作品。

在一年一度的摄影盛会中,保乐力加集团(Pernod Ricard Group)合作的摄影师们展示出了自己的作品,艺术家李暐得以自由施展,举办了个人展览《Vision》。李暐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摄影师和行为艺术家,他让40位男性和女性在保乐力加的标志性建筑之上飞了起来,足迹踏遍整个欧洲。李暐以他自己的方式构造画面,将其乐融融的集体探险变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体验。该展览转移至巴黎-北京摄影空间(Galerie Paris Beijing)。

每年十一月初,巴黎摄影展(Paris Photo)都会在巴黎大皇宫(Grand Palais)令人迷醉的彩窗下如期举行。今年,受恐怖袭击事件的影响,法兰西岛地区包括巴黎大皇宫在内的所有文化场馆在11月14日和15日都被迫关闭,摄影展因而提前结束。

巴黎市民们本来早就准备好踏上文化与发现之旅、见一见倾心的作品,就这样度过一个充实的周末,然而一觉醒来却心有余悸,不敢相信已经发生的一切。对于那些摄影爱好者来说,第19届巴黎摄影展出于安全考虑就这样草草收场,真是让人无比失望。这一次的摄影展将历史摄影与现代摄影成功地融为一体,充满活力,令人期待,已经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被迫关闭之后,主办方开放了网络通道,让人们能够在虚拟的世界中继续参观本届展览。

无缘观赏这些作品真是可惜!荣获宝马摄影奖(Prix BMW)的英国年轻摄影师娜塔莎·卡鲁阿纳(Natasha Caruana)带来了《一见倾心》系列作品,观众可以与作品拍照,成为作品的一部分。拉蒂格(Lartigue)之子Dany的成长相簿体现了摄影师的独特风格,画面复古,非常珍贵,如同一串音符,展览于阿兰古资克画廊(Galerie Alain Gutharc)。在高古轩画廊(Gagosian),Avedon的图片墙让人为之一振,他的《自画像》(Autoportrait )动感十足,而塞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的画像则满脸沟壑,淡蓝色的双眼炯炯有神。

埃里克杜邦画廊(Eric Dupont)专门设置了展台,展示摄影师尼古拉斯·尼克松(Nicholas Nixon)以赞颂夫妻之爱为主题的一系列照片,著名的摄影作品《布朗家的姐妹》(Brown Sisters)便出自他之手。劳伦特·米勒(Laurent Millet)的作品则落户艺术苑(Galerie particulière),他将自画像与真实的科学立体模型相结合,受到摄影大师莎拉·莫恩(Sarah Moon)的高度称赞。

雅克-亨利·拉蒂格(Jacques-Henri Lartigue)与玛德琳·梅萨杰(Madeleine Messager)之子Dany一岁时的照片。玛德琳又名Bibi,她的父亲是作曲家安德烈·梅萨杰(André Messager)。© 阿兰古资克画廊(Galerie Alain Gutharc)

 

 

无忧无虑、热情高涨的节日气氛

第一场晚宴在开幕当晚举行,地点选在位于十九区的Suzanne Tarasiève 画廊的画室。这个画廊的经营者一向无所畏惧亦无可指摘。她仍在为Juergen Teller举办展览,标榜糟粕之美与对人体的敬仰,今年展出的是模特Kim Kardashian脚踩细高跟鞋、跪在沙地上展现丰臀的照片。

在2013年的巴黎摄影展中,Juergen Teller就展出了70岁红棕色头发的Vivienne Westwood的正面全裸照,整个巴黎为之沸腾。

第二天,RX画廊(galeries RX)和Françoise Paviot画廊也举行了晚宴。此外,在巴黎二区Petits-Champs 路的Maceo画廊也围绕多位艺术家组织了宴会。韩国艺术家Bae Bien-U今年冬季在香波堡展出了一组以森林为主题的黑白照片。另一位韩国艺术家Lee Bae的作品则荣登集美博物馆(Musée Guimet)的殿堂。法国艺术大师Georges Rousse用摄影作品制造视觉效果,重新装点了巴黎古监狱(la Conciergerie)。另外还有1968年出生于德国Fürth的约尔根·涅夫泽格(Jürgen Nefzger),他善于观察大自然、抓住瞬息之间的变化,现于巴黎和尼斯两地生活,在克莱蒙城市高等艺术学院(École Supérieure d'Art de Clermont Métropole)任教。

劳伦特·米勒(Laurent Millet),《Somnium系列》(Série Somnium),《无题》(Sans titre),玻璃干板摄影法40x60 cm,摄于2015年 © 艺术苑(La Galerie particulière)。

 

同一天晚上,在巴黎八区的伯克利画廊(Berkeley),来自伦敦和瑞士的世纪环境摄影奖(Prix Pictet)评审团、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d'art moderne de la Ville de Paris)的负责人和馆长共同为获奖者举行庆祝仪式。本届摄影奖叫做“disorder”,共有12位候选人进入决赛,他们的作品将在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至12月13日。摘得本届大奖的是法国艺术家瓦莱丽·蓓琳(Valérie Belin),今年夏天她就曾在Beaubourg获奖,能够赢得这次国际赛事的大奖,是因为她用日常生活消费中最无足轻重的东西创作出了最纯真、最闪耀的现代作品。

严重的经济损失

巴黎摄影展起先只是计划在周六暂停一天。后来,由于周五夜里的袭击事件影响较大,出于对公众安全的考虑,最终决定周日上午也取消开放。

这样的决定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它虽然合乎情理,但对于参加展览的画廊来说,无论地处巴黎境内还是海外,都带来了惨重的经济损失。从周六晚间开始,伦敦和纽约的各家画廊就不断地询问,面对这样的“紧急状况”,保险公司如何理赔。

巴黎摄影展在一份公报中回应称:“恐怖袭击事件不能剥夺我们享受文化盛宴的权利。在阿兰古资克画廊(Galerie Alain Gutharc)的提议下,Les Filles du Calvaire画廊与Françoise Paviot画廊积极响应,他们将带领着多家巴黎画廊分别在自己的展馆中展出他们为2015巴黎摄影展准备的作品,供公众欣赏。”巴黎摄影展的展会工作由励展博览集团(groupe Reed)负责,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Fiac)也是该集团筹办的。

吉尔卡隆(Gilles Caron),《Jane Birkin 与Serge Gainsbourg ,巴黎,1969年1月》(Jane Birkin et Serge Gainsbourg, Paris, janvier 1969)。钡基相纸冲印+硒处理封存 ©吉尔卡隆基金会学院画廊(Fondation Gilles Caron Courtesy School Gallery) - Olivier Castaing

 

从周六晚间开始,多家画廊纷纷开始对恐怖袭击事件做出回应。比如,邻近圣马丁门(Porte Saint-Martin)的学院画廊(School Gallery)立即为他的艺术家和收藏家组织了“团结晚宴”。将亲情渲染在愁肠百结的镁光灯下、创作出《Meet My Mum》系列作品的摄影师戈德伯格(Sacha Golberger)来到现场,带来了他的微笑。同时到来的还有善于拍摄女性的德国摄影大师Ansgar。另外还有Marjolaine Caron和Louis Bachelot,他们二人共同创作了拿破仑战争的宏伟画面,在巴黎大皇宫反响热烈。

在巴黎摄影展的庇护和支持下,参加本次展览的各个画廊将破例在11月28日和29日10点至20点再度向公众开放。

没有来得及去巴黎大皇宫参观的摄影收藏家和摄影爱好者们可以借此机会一饱眼福,夺回失守的文化阵地。

五位志愿者由吊车高高吊起,他们身后是保乐力加集团的瑞典工厂,根据摄影师李暐的设计,他们摆出了开心飞翔的姿势。© 巴黎-北京摄影空间(Galerie Paris Beijing)- 图片版权所有:李暐

 

目前将会开放的画廊有:Air de Paris画廊,阿兰古资克画廊(Galerie Alain Gutharc),Bendana | Pinel Art Contemporain现代艺术画廊,Camera Obscura画廊,Christophe Gaillard画廊,Eric Dupont画廊,Esther Woerdehoff画廊,Françoise Paviot画廊(仅周六开放),Dix9 Hélène Lacharmoise画廊,Jour-Agnès B. 画廊,Les Filles du Calvaire画廊,Mélanie Rio画廊,Odile Ouizeman画廊,巴黎-北京摄影空间(Galerie Paris Beijing),Polaris画廊,Polka画廊,Gilles Peyroulet画廊,Ilan Engel chez Odile Ouizeman画廊,In Camera画廊,艺术苑(Galerie particulière),Lumière des roses画廊,Michèle Chomette画廊,Nextlevel画廊,RX画廊,学院画廊(School Gallery),Thessa Herold画廊(仅周六开放)以及VU'画廊。

参与本次展览的画廊名单于www.parisphoto.com网站上实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