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资风格强势回归时装舞台

小资风情的女子总是让人魂牵梦萦。她们时而聪慧敏锐,时而高冷叛逆。如今,小资风格重返T台,它的矛盾与冲突一如昨日,但突破与创新也层出不穷。别具一格是它一贯的风采。

 

有人爱她,有人恨她;有人被她吸引,有人拒她于千里之外;有人对她如痴如醉,有人见她避之不及,小资女人总是充满了矛盾。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曾说:“我讨厌她们的思想,她们的顽固,以及她们的穿衣方式”,然而,当他跳出自己原有的思维框架,便从小资女人的身上找到了设计的灵感。小资女人的确充满了矛盾,但她们也是文学作品和影视剧中刻画最多的女性形象之一。不知是否正是出于这样一个原因,每一季的巴黎时装展都不缺少小资风格的影子。今年亦是如此,登上T台多年的小资风格再度亮相秋冬时装秀:大领结、长筒靴、黑色丝绒、粗花呢、丝质衬衫、及膝裙、女士提包、低跟靴、精致裁剪的外套,还有其他所有能够体现法式优雅与品位的点点滴滴都登上了舞台。呈现出来的便是一个个生动的小资女人:高贵、优美、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同时又难以捉摸、不按常理出牌、具有边缘型人格。小资风格出现在香奈儿(Chanel)的淑女双色平底船鞋中,也登上了Vanessa Seward、Lemaire、巴黎世家(Balenciaga)、莲娜丽姿(Nina Ricci)、缪缪(Miu Miu)、 爱马仕(Hermès)、浪凡(Lanvin)以及Bouchra Jarrar等著名品牌的展台。这些品牌都属于法国同一个设计流派,他们为小资女人信手打造出属于她们的衣橱。毋庸置疑的是,虽然设计师们纷纷垂青于小资风格,但他们真正喜爱的既不是呢子大衣,也不是丝绒发带,而是丝质衬衫所掩盖的小资女性的真性情:冰冷的外表下火热的内心。

 

设计师们的创作原型来自哪里呢?《白日美人》中的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隔墙花》中的芬妮·阿尔丹(Fanny Ardant)、《屠夫》中的斯蒂芬妮·奥德朗(Stéphane Audran)、罗密·施奈德(Romy Schneider)、伊莎贝尔·于佩尔(Isabelle Huppert )便是他们灵感的源泉。这些电影中的女主角佩戴着大大的蝴蝶结,在爱情中如鱼得水。给设计师们带来启发的当然不止她们。身着YSL圣罗兰的慵懒熟女、赫尔穆特·牛顿(Helmut Newton)镜头中只穿一件皮草大衣站在出租车后的小资女郎,都影响着设计师的创作。小资女人将雍容华贵、知书达理、性感魅惑与女性特质融于一身。莲娜丽姿(Nina Ricci)的艺术总监纪尧姆·亨利(Guillaume Henry)认为,“小资女性品位考究,颠覆时装业实属顺理成章”,同时他承认自己对斯蒂芬妮·奥德朗(Stéphane Audran)情有独钟。

 

小资风格满足了人们对冲突的渴望

“对我而言,小资风格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感源泉,因为她满足了人们对冲突的渴望。这种风格影响着我的创作,但我绝不是单纯的模仿。我把小资女性想象为敢于特立独行的人,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美观大方但毫无特色、毫无立体感的设计,并不是我想要的风格。” 也就是说:时尚界所追寻的并不是大众层面的小资风格。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从九十年代起就把小资风格领入了时尚的殿堂,她的设计时而直接、时而颠覆、时而婉转。在仔细研究了意大利上层资产阶级之后,每一季她都用自己的方式重新演绎小资风格的经典服饰。在2015秋冬季,她打造的普拉达(Prada)熟女装和缪缪(Miu Miu)淑女装格外清纯,尽显女神般的高贵气度。时尚历史学家弗洛伦斯·穆勒 (Florence Müller)分析指出,“当缪西娅·普拉达新将沉寂已久的小资风格重新搬上T台,就标志着以性感为美的时代终于结束了。从这时起,设计师们就开始不断地倾心于小资风格,这可以看做是一种对露骨的情色诱惑风潮的反击。他们希望重新找回衣着赋予人的神秘感,让女性拒绝媚俗,懂得品味长裙的高贵。”如今,还有很多像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一样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示在镜头之前的人,然而小资女性却走着另外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她们高高在上,不落俗套,可欲而不可及,而且永远不会为金钱所动。

 

小资风格的起起落落

时尚历史学家弗洛伦斯·穆勒 (Florence Müller)告诉我们,“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之前,上流社会的人都要打扮成资产阶级的样子,衣着必须要符合自己的身份。然而在68年五月风暴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衣着的等级体系刹那间土崩瓦解。” 年轻人将牛仔服作为时尚的标签,高级定制品牌纷纷转向成衣制作,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创立了圣洛朗左岸(YSL Rive Gauche),他高声呼喊着:“打倒高级定制,平民成衣万岁!”弗洛伦斯·穆勒指出:“当时,穿上小资风格的服装,一下子仿佛像老了十岁”。但是小资风格并没有就此销声匿迹。七十年代,它再次出现在时装秀场之中,通过不同的形式影响着时尚界的进程。小资风格从此成为了一场优雅、多情与复古的博弈。

另外,小资风格其实与时装史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弗洛伦斯·穆勒解释说:“不要忘了,高级定制服装最早出现在19世纪,它的产生正是为了满足当时新兴的资产阶级女性群体的需要。新兴工业家和金融界巨头们的妻子希望衣着高贵典雅以表明自己的主导地位,但又不能穿的像暴发户一样惹人笑话,因此她们的着装成为了当时引起人们思考的一个问题。”2015年,轻施粉黛、些许高冷、衣着简单、奢华内敛的白领丽人成为了后小资女性,她们拒绝粗俗、拒绝显眼的logo、拒绝过于复杂的细节设计。造型师、时尚顾问Camille Bidault Waddington认为,“后小资女性不需要通过外物来定义自己的身份,因为她们知道自己来自何处。无论是穿赛琳(Céline)、莲娜丽姿(Nina Ricci)、薇洛妮克·勒鲁瓦(Véronique Leroy)还是缪缪(Miu Miu),她们都魅力无限、简单大方,炫耀衣服的品牌绝不是她们的目的。后小资女性更注重永恒的优雅和服饰的美感。精美的材质、细腻的做工、考究的剪裁远比两只喧宾夺主的衣袖重要的多。”设计师们完全明白这一点:一目了然、过度修饰、矫揉造作只会使小资风格的魅力尽失。设计师Vanessa Seward“在小资风格之中寻找灵感,但决不让自己困于其中”。2015/2016秋冬季,她的设计首次进入时装展,其中有大领结衬衫、粗花呢外套、丝质高领连衣裙,搭配长靴、紧身牛仔裤,模特的发型则均为麦穗卷。这些设计巧妙地将克劳迪娜·奥格尔(Claudine Auger)与杰莉·霍尔(Jerry Hall)前期的风格融合在一起。“小资风格追求美与奢华,但它能够将这种美与奢华内化成自己的一部分而并不高调炫耀,这正是我喜欢它的地方。”

 

Vanessa Seward说:“我对小资风格的信任来自我所接受的教育,它让我能够摆脱束缚,敢于选用不被社会认可的元素来做设计。”她说的没错。Vanessa Seward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大资产阶级家庭,父亲是外交官,后来家道中落。今年四十多岁的她发丝毫不凌乱,说话时总是尾音高挑,她微笑着向我们娓娓道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适应了将资本主义中我不需要的东西统统剔除掉,比如对外在的痴迷以及它的保守主义,而只保留对雅致和风度的追求。另外,我很喜欢《克劳德夫人》中弗兰西丝·法比安(Françoise Fabian)以及《艾曼妞》中西尔维娅·克里斯特尔(Sylvia Kristel)这一类型的风格。” 上学时,Vanessa Seward就读于巴黎十六区Lübeck大街著名的圣母升天学院,这是一所天主教学校,维克多·卡斯特兰(Victoire de Castellane)、玛蒂尔德·迈耶(Mathilde Meyer)、卡米尔·麦思丽(Camille Miceli)、伊曼纽尔·奥特(Emmanuelle Alt)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她们在时尚圈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巴黎女性喜欢百变的风格,她们不会拘泥于同一种装扮,而是会将上流社会的元素放到自己的身上,以使生活更加有趣。”为设计师带来启发,同时提供无限的创作空间,这便是小资风格。

 

话题 Subjects fashion / women / ch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