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pic   gch kio 20140709 page 34 image 0001

幸福的味道

香水世界中,当我们的时代执著于顷刻间的愉悦之时,人们对安详宁静的追求,依然不减。

兰蔻[Lancôme]的“美丽人生”(4)香水推出两年来,在法国的销售一直位居榜首,毫无疑问,这个名字在其中起着一定的作用。本着同样的理念,一款淡香水最近刚刚面世,据说能捕捉到幸福的味道。对此,其设计者多米尼克 . 罗皮翁(IFF国际香料及香精公司的调香师)的解释是:“它的香调轻柔而明晰,易于理解”。具体而言,这款香水带有太阳玉兰的香味、少许椰香再配以糖衣杏仁香,“全世界人都能明白”。 受其影响,蒂埃里 . 穆勒[Thierry Mugler]出品的Alien Eau Extraordinaire异型香水进一步将佛手柑和大溪地之花的香味“快乐地”融合在一起,令人联想到沙滩和假期。

6月底,帕高 . 拉巴纳品牌[Paco Rabanne]也通过一款香水(Lady Million Eau My Gold!)对幸福含义作出了诠释:以绿芒果和西柚的味道提振了新鲜的气息,令人垂涎的香调,如一块玛德莲蛋糕…贺杰与贾雷[Roger & Gallet]几个星期前聘请了哲学家基尔 . 利波维茨基,对香水业的这一潮流进行了解码:“诱惑型的香水,转变成了宣扬即时幸福和优质生活的香水”。

重返治疗概念

该品牌还邀请神经医学博士阿诺 . 奥贝(执教于图尔大学和波尔多第二大学)来揭示他的研究内容,即持续使用Eau des Bienfaits花香果味香水如何能带来的正面情绪。根据呼吸节奏的变化, 肌肉的收放,乃至嗓音的变化,证明持续嗅香能产生明显的舒缓压力放松心态的作用。嗅觉产生感觉,这是我们的祖先早就发现的现象,因为古龙水和清新香水中采用的植物早就出现在修道院中的药用植物当中。阿诺 . 奥贝说:“其效用的科学验证正与当前人们追求传统技艺和民间配方的愿望相一致。”

按照这一逻辑,各种适用于夏季的淡香水都使用了具有芳香疗效的植物成分。迪豆香水[Diptyque]出品的Eau de Lavande薰衣草香水因檀香等香料的作用而变得低调,朴素的味道令人联想到普罗旺斯的大片蓝色田野和与之而来的宁静。罗拉玛斯亚[Laura Mercier]推出的马鞭草淡香水Verbena Infusion也采用了同样的象征性植物香料,这和帕尔玛之水[Acqua di Parma]推出的蓝色地中海淡香水Ginepro di Sardegna 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中的刺柏醇味道曾深受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喜爱。

品牌Liquides Imaginaires创始人菲利普 . 迪美奥在这方面走得更远,他甚至以哲人希波克拉底的理论为灵感,设计了全新的Trilogie des Humeurs(心情三部曲)香水。根据这套理论,当我们全神贯注之时,这种香味能够使我们克制情绪波动,对身体和精神的和谐产生影响。不管是喷在手帕上、太阳穴上还是手腕上,Lacrima(乳香调香水)、Melancolia(月桂和姜味香水)以及Phantasma(榛子、水仙和紫丁香味香水)这三款香水都旨在舒缓城市居民的忧郁心情(Liquides商店有售,位于Normandie街9号,巴黎第三区)。

这位创始人认为:“和瑜伽、排毒和冥想等概念一样,这些女用香水和我们追求生理和心理健康的理念是一致的。”具有疗效的药用成分加上古老的用法…单是这些就足以再次赋予香水以特殊魔力。

 

罗兰斯 . 费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