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识别出巴黎男人?

全世界都羡慕我们身边的巴黎女性,倾慕于她们“不着痕迹”的优雅。但巴黎男性有什么特质呢?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让我们一同看看巴黎男性的特点写真。

巴黎有伊娜·德拉弗拉桑热(Inès de la Fressange)、卡洛琳·德·麦格雷(Caroline de Maigret)……不乏世界名模。巴黎的女性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志、一个符号,全世界都对她们钦羡不已。那么,巴黎的男性又如何呢?奇怪的是,他们在世人的脑海中仿佛并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关于这方面的书籍也并不多。2011年,奥利维尔·马尼(Olivier Magny)的作品《为我画一个巴黎人》(Dessine-moi un Parisien)由10-18出版社出版,这本书妙趣横生,真实描绘了巴黎人种种约定俗成的社会规则,但并没有将男性与女性区分开来。La Martinière出版社出版的《你真像个法国男人!》(You’re So French Men !)教男性如何着装,广受喜爱,但该书的焦点在于法国男性而非巴黎男性。

最后,还有十月份Thames & Hudson出版社将要出版的《巴黎绅士》(The Parisian Gentleman),但很显然,这本书描述的是有些古怪的花花公子,也并非多么招人喜欢……那么,巴黎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是弗雷德里克·贝格伯德(Frédéric Beigbeder)、马修·皮加斯(Matthieu Pigasse),还是本杰明·毕欧雷(Benjamin Biolay)?亦或是与这三个人都有几分相似,但同时还融合了伯特兰·比尔加拉(Bertrand Burgalat)、拉斐尔·恩托文(Raphaël Enthoven)、阿兰·帕萨尔(Alain Passard)等人的众多特质?2015年巴黎男性的精髓又是什么?让我们来找到他们的共同特点。

 

尤其不想住在布鲁克林

巴黎男士在四处游历之后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巴黎正在被一点点地偷走。街边林立的咖啡店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年轻时候》(While We’re Young),其实却身在巴黎。于是,他们便群情激昂的歌颂十六世纪(其实只是羡慕当年漂亮的房子和平易近人的房价)。而且还想住在巴黎七区,最好紧邻克雷尔街(Rue Cler)……

 

步履匆匆

我们无需引用保罗·毛杭 (Paul Morand)的作品,单是看看周围的巴黎男人就知道了。他们大步流星,从来不等信号灯变绿就要穿到马路的另一边去,眼看着地铁门正好关上只好压低声音愤怒地骂个脏字,等电梯的时候也总要按上十几下。要不然,就是在冥想或是做瑜伽的时候大脑还在飞速运转。——这是为什么呢?

 

每人(至少)有一套华丽的深色西装

巴黎男士都会为这套西装配上一件合身的白衬衫(上office-artist.com购买,新款上市),这是他们“不着痕迹”装扮自己的方式。只要穿上这一身,他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帅气登场,从出席Nathalie Obadia画廊的开幕式,到参加The Libertines的专场演唱会,或是赶赴任何一个晚宴,这套衣服在各个场合都所向披靡。根据经济实力的不同,他们的西装可以是迪奥(Dior)的(如马修·皮加斯),也可以是浪凡(Lanvin)的(尤其是当这个人在名片上将自己的身份注为“合伙人”或“股东”时)。或者也可以光顾那些新锐高端品牌,如Husbands、Monsieur Bartok、MelindaGloss,甚至是The Kooples(但这就不能大肆吹嘘了)。

 

喜欢唇枪舌战

尽管法国汽车俱乐部(Automobile Club)等团体都不建议在公司公开谈论政治或宗教,巴黎男士却钟情于此。而且除了政治和宗教,他们还要对税收政策和现代艺术评论一番才觉得完美。他们总能举出数字来支持自己的论断——在这种情形中,他们常以“我最近读到……”作为开头,即便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一个小时之前在每日时事通讯Time to Sign Off上看到的。

 

经常与警察发生冲突

巴黎男人肯定都有一辆小摩托车——平日里上班的时候是很少骑自行车的——这个小摩托每个月都会因为违章停车至少被拖走两次。这种烦扰会让他们失去理智,于是他们就想通过法国式的做法——对抗升级来结束警察们侵犯行车自由的诸项措施,这也是他们无政府主义的体现。

 

喜欢喝酒

一杯Gramenon产区的红酒La Sagesse 2004下肚,有时会让人醉得不知所以。然后醉倒在Augé或是办公室附近的任何一家雅致的小酒馆里。由于在巴黎市内开车或骑摩托车去酒馆距离非常近,所以有的时候他们对酒后驾车的放纵令人担心不已。

 

觉得自己很摇滚

在针织领带或价值250欧的衬衫之下,隐藏着巴黎男士一颗摇滚的心。这颗心驱使着他们每年去参加一次摇滚音乐会——如Le Pop-Up du Label,情愿做场上最老的人——甚至是去参加塞纳河上的摇滚音乐节Rock en Seine。他们还会大方的出手买下一些照片,挂在家里Gervasoni沙发之上,尽管非常不搭,这其中就包括英国乐队性手枪(Sex Pistols)的经典海报!

 

思虑甚多

巴黎男士都会订阅《评论》杂志(Commentaires),虽然每期不能全部看完,他们还自称会读让·巴蒂斯特·萨伊(Jean-Baptiste Say)一派撰写的经济时事月刊Décade或是蒙田研究中心(Institut Montaigne)的出版物。可以确定的是,巴黎男人的床头柜上堆满了严肃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