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用“娘炮”嘲讽男孩时,法媒在谈论什么?

 

上个月,央视“开学第一课”节目因为邀请了一些当红偶像明星助阵,而遭到部分家长的不满,在他们看来,这种小鲜肉的“娘炮”外表会给青少年造成影响。

 

一时间,“娘炮”问题变成了全国网友和部分家长的新战场。一边是对小鲜肉式的年轻男孩的声讨,对“娘炮”们的斥责。

 

一边是自媒体人对多元价值观的捍卫,对嘲讽之人义正严辞的反驳。两边吵的都不可开交。

 

最后连官媒都要出来,指望教会我们,什么是今天该有的“男性气质”。

 

都说这一代的年轻人是自由的,是有态度,接受过多元思想的。

 

留长发、会穿搭、学护肤、偶尔剧情需要的时候还能给自己补个妆,这样的「精致男孩」每个人身边都不乏有几个对号入座的朋友。而经济独立,上能爬墙修灯下能修水管的新时代女性,好像也要礼尚往来给自己一个“爷们”的称呼。

 

不只是在中国,即使是在法国,男生也越来越放飞自我,偏离“阳刚”这个多少年来唯一的选择。

 

什么是新时代的“男性气质”,Madame Figaro是这样形容:脆弱的,敏感的,新“男性魅力”。

 

 

脆弱的,敏感的,男性的:新男性魅力

作者:Cecilia Balestrieri

 

 

由新一代的演员,歌手,作家,时装设计师共同建立了新男性主义阵地,他们被称作:softboy(我们可以简单理解为,软男)。

 

这一群不害怕表达自己的细腻与柔软的男孩,正在重新定义什么是男性。

 

比如法国导演兼演员Guillaume Gallienne,公开支持女性反对大男子主义,

 

比如戳爷,Sam Smith,Tom Hardy,他们自由的性取向。

 

比如《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里演绎出忧郁眼神、少男心爆棚的甜茶,

 

巴黎自由政治学校的教授Serge Carreira表示,这条信息很明了:“和大男子主义渐行渐远的新一代年轻人们自觉接受了他女性的一面,他们不认为这是一种软弱。”性别战争已渐渐被遗忘,男性主义不再处于主导地位。Olivia Gazalé在其《男性主义迷思》一书中提醒我们的一样,“这种在战争,政治还有性别上全能的理想,在社会发展的进程中渐渐解构并重塑。”

 

我们希望男性可以挣脱往昔的刻板形象——那些八十年代以史泰龙为代表的拥有完美腹肌的男性形象。

 

 

“让人感兴趣的是,我们可以看到男性身上的复杂性渐渐显现出来。即使是像邦德一样的男性角色也为感情受苦,这是在原剧本中未曾展现的一面。”时尚社会学家Frédéric Godarts指出。

 

在更多的展现脆弱、细腻和犹豫的同时,“软男”们也呈现出了一种温柔浪漫、更加情绪化的男性形象。总之,从传统定义的重负中解脱出来。

 

男性变得不那么尖锐,不那么对立,更加放松自如。他们投入到家庭生活,重新诠释了父亲形象,并向大众流露更多感情。时尚界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转变,并把这种现象比喻作一个男孩闯入女士的衣帽间甚至站在女士服装的T台上。

007扮演者丹尼尔因一张抱孩子的照片被嘲讽不够“男子气概”,是“被阉割的邦德”。结果引发众怒,大家都开始晒自己作为男性带孩子的照片来,表示对带娃奶爸的支持。

 

Serge Carreira说道:“这些时装品牌向我们介绍了一个随心所欲的性感的男性形象,从中我们不乏可以找到许多诗意的存在。” 让我们忘记那些方方正正的衬衫和那些花花公子的宽肩西装,迎接那些柔软的天鹅绒外套(eg, Haider Ackermann),那些让我们相爱的蓬松的羊绒毛衣(eg, AMI,J.W. Anderson),和那些温柔的颜色(eg, Berluti ,Lemaire),这些时尚正好中和了女性笔挺的商务套裙。

Haider Ackermann, SS2019

J.W.Anderson

 

Lemaire FW2018

 

如果说女性从紧身胸衣和高跟鞋中解放出来,那么男性也要从束缚他的条条框框中挣脱出来,也包括那些西装外套。新一代的年轻人们渴望展现他们的与众不同和独一无二。

 

所以说,男性主义真的过时了吗?

 

是的。现在我们看到了一种更敢于展示情感的男性形象,这种形象也正好与男女平权的要求相呼应。正如马克龙总统与他妻子Brigitte相互扶持的关系,或者奥巴马和Justin Trudeau也曾在公众面前流下泪水。

 

Frédéric Godart总结说:“我们不需要做一个刚强无比的男人。”这样的例子让柔和男孩们看到了未来美好的前景。

 

 

对于「娘炮」的讨论,似乎每次都是情绪盖过了事实,言语霸凌盖过了真心讨论。

 

每个人对“娘”的定义都不同,可能是软弱,可能爱打扮,可能只是面容清秀。而这个字背后又往往参杂着性取向、性别歧视、多元观点和人权等复杂话题,而让这场讨论很难不陷入“偷换概念”的死循环。

 

 

换个角度去想,是不是我们太爱争论,男人应该怎样,女人应该怎样。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做自己应该怎样

 

是的,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家长、老师、社会的严加管教,裁去锋芒和磨平个性做一个别人眼中的正常人。可是长大以后,我们发现这个自称自由的时代又在要求我们,要找到自我啊,做自己,be yourself。

 

可是“自我”在哪里啊。没有人回答。

 

至少我们应该知道,它肯定不会出现在一个用“娘炮”和“不男不女”来施暴的世界里。

 

 

 

文 | Cecilia Balestrieri, Ziichy

编辑 | Ziichy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