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包,时尚之选

尼龙、真皮、印花,古典风、另类风,珑骧[Longchamp]最受欢迎的手提包20年来不断坚持推陈出新。

 

Pliage折叠包的倩影流连在每个街角。的确,20年来,它共计卖出3 200万个,形状各异、颜色各异,珑骧的折叠包从未被时尚抛弃,从未在遗忘中终结。不论是家境优越的少女,还是商务人士,不论是耳顺之年的老妪,还是具有影响力的女性,不论是时尚的弄潮儿还是放浪形骸的资产阶级,从巴黎到米卢斯,从波士顿到上海,有哪一款提包能博得如此之多顾客的欢心?

这个看似愚蠢的梯形折叠手提包让所有女性为之倾倒,彩色尼龙材质,加上两端尖尖的“耳朵”,折叠部分与提手均由俄罗斯式皮革制造,这些元素使它别具特色。珑骧总裁让 . 卡士格兰,系折叠包创始人菲利普 . 卡士格兰之子,在他看来,“折叠包的简约使它风行世界。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将其翻转折叠,按自己的方式来使用它,不管是手提还是肩背。”尼龙版52-72欧元的价格更是令它大行其道。菲利普之女苏菲 . 迪拿方廷回忆起1994年它的第一次面世:“那时,我还没有开始为珑骧工作,不过我总是看到父亲挎着很多样品回家。那不仅仅是一种手提包,同一种款式下有12种颜色和4种尺寸,父亲创造的是一种真正的概念。”

Longchamps红色尼龙折叠包(创自1994)

 

更多的时尚,更多的想象

这种布质折叠包并非马上获得欢迎,它的销售量增长缓慢,起先是在法国(今天,其在法国本土的销售占总销售额的30%)。在那个时代,人们更倾向于在假日使用它,或者往里面塞满各种运动用品,或者塞满食物…而尚未成为女士用包。 1995年,苏菲 . 迪拿方廷出任家族企业的艺术总监一职,新官上任、活力无穷,这位年轻女士认为折叠包如同一张白纸,需要绘上更多的时尚和想象,才能使其成为主打皮具产品。“我把它纳入了全新系列,选用了各种材质:厚呢子布、条纹天鹅绒、网格法兰绒、PVC…这些我们不会经常使用的材料。”

这位女继承人拥有敏锐的洞察力,她请来各路天才与之合作,共同打造这些提包光明的前途。英国的翠西 . 艾敏及其设计的杂色方格印花(2004),法国的查尔斯 . 阿纳斯塔斯及其设计的安哥拉兔毛花纹(2009),希腊的玛丽 . 卡传祖及其设计的3D中国灯笼(2012),都为彰显折叠包万能用途的美誉作出了贡献,时尚一族为此趋之若鹜。 自2006年以来,杰瑞米 . 斯科特设计的多个季节款更表现出奇妙之处。“折叠包?这是法国的象征!就和艾菲尔铁塔以及长棍面包一样!”这位美国设计师打趣地说道,“我喜欢和卡士格兰家族合作,我已经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个小小分子,我喜欢他们管理家族企业的方式。”在去年12月,位于香榭丽舍大道77号的品牌旗舰店开张之时,斯科特这个时尚坏小子还特地为此设计了一个独家款。“两年前我便产生了要将折叠包设计成明信片样式的想法,然后我将其变成了现实,并且成为我们长期合作中诞生的最流行的款式之一,也是我最喜欢的设计之一”。

翠西 . 艾敏1621折叠包(2004)
查尔斯 . 阿纳斯塔斯折叠包(2009)
杰瑞米 . 斯科特像皮艇折叠包

 

我们的“国民包”

现行发售的折叠包中,还大量采用了秉承当代风格的英美混血艺术家莎拉 . 莫里斯的彩色抽象设计。“与有着长远目光的创意人士接触,让他们为我所熟悉的产品进行设计,这是一件让人着迷的事情。”苏菲 . 迪拿方廷解释道,“他们的想法有时会和我的期待相悖,并促使我们去使用一些我们并不掌握的技术。这些艺术家习惯于设计独一无二的产品,那都是应该挂在博物馆或者锁进玻璃罩的东西。我们则应该把它们的理念转换为成百上千的商品,成为从早到晚都带在消费者手里的包包。”如果说这些知名合作者的名字总会令新闻媒体为之沸腾,然而购买这些收藏版皮包的女性们却毫不在乎这些产品上留下的签名是谁。

莎拉 . 莫里斯限量款真皮折叠包(2014)

 

我们的“国民包” 在全世界,每分钟便卖出10个折叠包;年轻的女中学生对1899(长柄款折叠包)趋之若鹜,拎着它在学校招摇;那些在奥斯曼大街老佛爷商场的品牌柜台前排长龙的顾客,还需要拿出更多的耐心(尽管商场每一层都有珑骧销售点);还有中国女性将其称之为国民包包…尽管如此,卡士格兰家族并不会因这种成功而志得意满。2012年,皮质折叠包问世:这款提包皮质柔软,配以斜挂皮带,设计精致而不失时尚,保持传统折叠设计的同时,每年还会在颜色方面更新两次。今年秋天,又一新款问世:为庆祝诞生20周年而推出的Héritage折叠包,“结构齐整,保留了传统元素和身份特性,但摒弃了那种随意性和运动包的风格”,设计师苏菲 . 迪拿方廷做出了这样的描述,她喜欢反复说明这个品牌是巴黎的,但品牌之下的折叠包却是全世界认同的。

Héritage折叠包(2014)

 

图:奥利维尔 . 梅斯纳齐,尼古拉 . 霍夫曼,克里斯托弗 . 百迪图

文:艾米丽 . 阜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