蕨香新潮

男士香水的标志性香调衍生为女士香水的优雅成分。

 

请不要被这个名字所迷惑,所谓的“蕨香”香水其实与蕨类植物毫不相干。它们只不过是借用了前辈产品、霍比格恩特于1882年创作的“皇家蕨香”的名字,所演绎的系林中特有的气味。这款早期的蕨香先驱产品系为女性设计,但却得到了当时的公子哥们的青睐。后来,被女士们拒绝使用的娇兰“姬琪”(Jicky,1889年)香水也成了他们的掌上明珠。这种结合了薰衣草、天竺葵、橡木苔和香豆素的香型很受男士们的喜欢,并不断衍生成的各种男士产品。当然,也有“假小子”风格的时髦女郎喜欢追随可可香奈尔的风格,穿着短裤,喷洒着1934年著名的东方式蕨香—“卡隆男士”…

 

方兴未艾的蜕变

带有清洁、绿色和芳香感的香型,让人想到的是剃须膏的香味和切割干草的清新气息,因而成了与男性特征不可分割的香型。在过去,一款好闻的男士香氛多是父子相传,而在上世纪80年代,超级清爽的香调的添加更加突出了雄性的质感,因此,大卫杜夫[Davidoff]的“清爽水”(Cool Water,1988年)、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的“雄性”(Mâle,1995年)以及香奈尔[Chanel]的“蔚蓝”(Bleu,2010年)在很长一段时期之内一直都是市场上男士香水的经典。

“近几年来,各品牌正试图摆脱这种将薰衣草香与整洁男士联系在一起的关联”,独立香氛专家尼古拉 . 奥奇克说道,“最近,我们看到了一些漂亮的“温情化”薰衣草香型作品的出现,如博柏利[Burberry]的女士香水“英伦节奏(Brit Rhythm)。”如此这般,由于整个蕨香结构在女性化产品方面的应用,香水的创作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蕨香应用的转变,究其原因多样,探其结果众多。

博柏利[Burberry]的女士香水“英伦节奏(Brit Rhythm)

 

例如,活希源[Courrèges]就希望在新品创作中尽可能接近该品牌于1983年推出的香水“蓝”(In Blue,在上世纪90年代初消失)的配方。此款香水原来的配方中其实已经是一种蕨香基调,但由于此香型所代表的男性特点,该品牌在推广时却避免强调此方面的内涵。与此相反,活希源如今却乐于肯定借用了男性产品目录中的元素。“其结果是相当明显。我运用了男性产品的元素符号,但广藿香、檀香、茉莉香的使用却带来了很多感性特点,结果则是非常女性化的一款产品”,为九月份新上市的香水重新配方的调香师娜戴日 . 勒噶朗泰泽克解释道。另外,在蒂埃里 . 穆勒[Thierry Mugler]的“例外”系列中,“蕨香激情”(Fougère Furieuse)香水突出地采用了“穆勒式”打破成规、混合流派的创作手法,传统的搭配之中渗入鲜花成分,包括橙花,从而达到了“搅浑”泾渭的目的。同样,芦丹氏[Serge Lutens]的新品“孤儿”(L'Orpheline)也是如此,尽管它属于以乳香为基调的飘逸香氛,但却被认为是一种中性的诡秘蕨香,反正该品牌认为自己的香水不属于任何类型,也拒绝采纳任何营销建议。至于柏蒂 . 温妮达[Bottega Veneta]的香水“结”(Knot),即使该品牌没有正式将它作为蕨香推出,然而其清晰的薰衣草香气无疑表明着典型的男士香型。

活希源[Courrèges]的香水“蓝”
蒂埃里 . 穆勒[Thierry Mugler]的“蕨香激情”(Fougère Furieuse)
芦丹氏[Serge Lutens]的“孤儿”(L'Orpheline)
柏蒂 . 温妮达[Bottega Veneta]的香水“结”(Knot)
朱莉娅 . 诺比斯以其古典美与独特的气质为柏蒂 . 温妮达的“结”作代言

 

替代花香和果香

香水行业的这种现象因此并非一种同质的运动,也并非为了满足客户某种特定需求而然,但却存在着利于其滋生的肥沃土壤。“许多女性消费者都在寻求花香和果香以外的香型,但她们不一定会深入到小众品牌当中去找”,穆勒品牌“蕨香激情”的创作者让-克里斯托夫 . 埃罗评论道。有些女人也会声称自己就是喜欢真正的男人香水。“我认识几位个性极强的女性,她们就用纯男士香水,如‘卡隆男士’,高缇耶的‘雄性’,甚或是普拉达的‘红月’”,尼古拉 . 奥奇克补充说道。反之,网络论坛却有人认为,年轻女生们不敢用带有明显特征的男性香水,往往是因为担心令人感到奇怪,甚至令男生望而生畏。也许这些为女性创作的蕨香先驱产品能够调和两代人的品位。

文:克罗艾 . 格拉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