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丹白露的美丽瞬间

远离熙熙攘攘的人群,走进枫丹白露宫和它浪漫的公园,便来到了历史爱好者、艺术家和法兰西岛人民世代钟情的地方。这个夏天,美丽的瞬间在这里定格。就让我们沿着司汤达笔下的小路,欣赏室外的池塘、游动的鲤鱼,或是进入宫殿,寻找拿破仑(Napoléon)、玛丽・安东尼王后(Marie-Antoinette)以及多位法国国王的印记……

 

久负盛名的凡尔赛宫帝王气十足,花园布局井井有条,今年夏天正在举办颠覆传统的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个人雕塑展,灌木丛中,旧时有路易十六对喷泉的痴迷,今日有让-米歇尔·奥托尼耶(Jean-Michel Othoniel)的“水上剧院”喷泉雕塑全天开放。

如果你已经对凡尔赛宫了如指掌,那么是时候回到枫丹白露宫走走了。1816年,拿破仑曾在圣赫勒拿岛(Sainte-Hélène)说过,枫丹白露宫是“名副其实的皇家居所,辉煌世纪的华丽宫殿”。这句话说的极好,人们将它作为广告词,配着枫丹白露宫的鸟瞰图,张贴在巴黎地铁的通道里。根据官网提供的资料,枫丹白露宫的房间超过1500间,花园面积达130公顷,是唯一一座被皇室连续居住七个世纪之久的宫殿。

这里有一望无际的绿地,庭院、花园、楼阁、旋转楼梯错落有致。踏上火车,不消一个小时,便可以到达这座让人心驰神往的宫殿,享受一个个美丽的瞬间。

巴黎至枫丹白露的公共交通工具很少会空载,而枫丹白露宫绝对担得起这份殊荣。从Avon火车站(gare d'Avon)下车之后,还需要走3公里的路程才能到达宫殿。这一设计遵从了拿破仑三世的心意,他不希望火车以及火车上的平民百姓靠近他的皇家住所。

 

纯粹的法式园林风格

下了火车,很多游客选择乘坐摆渡车代步,然而步行时更加明智的选择。走过蜿蜒的小径,一路向前,走进这座凝结了艺术与历史的小城,恍惚觉得时光像是静止了,就像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法国老电影一样。经过栅栏门,穿过院子里的石板路,便来到了枫丹白露宫的标志性台阶之前。

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而欢愉,但却毫无奢华之气!这里显然没有像凡尔赛宫那样找来大批精通园艺的能工巧匠来打理,而是栽种了橘子树、千金榆,绿草遍地,树木修剪成不同形状,尽显纯粹的法式园林风格。枫丹白露宫既复古又考究的韵味正是来源于此。这种设计在体现皇家地位的同时,舍弃了繁文缛节,让人想起小说《红与黑》里的场景:计谋追求瑞那夫人的于连看似只是默默地散步,内心却并不平静。占地130公顷的园林一直延伸到瀑布的另一端,它的东边曾是皇家领地的边界线。过去,一条通向Avon村庄的主路将花园分成两个部分。亨利四世(Henri IV)统治期间(1606-1609)修建了水渠,使得花园的布局发生了改变,如今,星形道路相互贯通,小瀑布交错分布。事实上,自然景观都得到了保留,设计师只是将它们化整为零而已。

1660年至1664年,安德烈·勒诺特(André Le Nôtre)和路易·勒沃(Louis Le Vau)共同设计建造了大花圃(le Grand Parterre),占地11公顷,是欧洲最大的花圃。这也是路易十四在位期间对枫丹白露宫的主要贡献。宫殿的官网上写道:“路易十五派人移走了黄杨,但当时的草地、池塘及里面的雕塑依然保留至今,其中包括一些十七到十九世纪修建的瀑布,它们面向东方,与亨利四世的水渠相互遥望。南面是树林,《台伯河》雕像装饰着环绕树林的河水。”1662年,勒沃(Le Vau)修建了湖心亭,与勒诺特(Le Nôtre)的花圃交相呼应。这座湖心亭是多角亭,1807年,在开工建造英式花园之前,湖心亭被修缮过一次。这就是此处的历史。来到枫丹白露宫,人们很容易受到环境的感染,融入历史之中。然而,在这样一个需要被欣赏的地方,游人却并不多。

 

独特的魅力

英式花园的设计理念与园林的其他地方截然不同,田园牧歌式的风格将浪漫表现得淋漓尽致。据官网介绍,“英式花园的布局出自建筑大师赫托特(Hurtault)之手,建于1810至1812年。尽管拿破仑一世并不太喜欢这种类型的园林,但英式花园却与当时流行的建筑风格相吻合,而且与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er)即位以来建造的一系列园林一脉相承。英式花园种有稀有植被,各种雕塑镶嵌其间,一条人工河流在花园中蜿蜒而过。”如果去得早,游走于英式花园之中,你会有一种整片园林都归自己所有的感觉。

交叠的时代、风格迥异的建筑师,以及渐次开放的园林,都赋予枫丹白露宫及其园林与众不同的独特魅力。它为年轻艺术家们带来无限的启示。很多人搬到附近的村庄Bois-le-Roi或是Samois-sur-Seine进行艺术创作。在Samois-sur-Seine举办的莱恩哈特音乐节(Festival Django Reinhardt)一直持续到6月28日,爵士乐在此大放异彩。在刚刚移居到塞纳河左岸这座静谧小城的艺术家中,有一位年轻的丹麦画家克里斯蒂娜·贺加特(Christina Holdgaard),她别出心裁地将荷尔拜因水彩(holbein)应用于肖像画,将浓墨重彩融入流行艺术。出生在丹麦日德兰半岛的贺加特离开了巴黎十三区,离开了熟悉的邻里,来到塞萨河畔,享受在枫丹白露的林中漫步,享受对宫殿园林每一次虔诚的探访。像巴比松画派的前人们一样,现代的艺术家们也纷纷在离巴黎不远的地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宁静,找到了工作的空间,找到了灵感,也找到了描摹的对象。

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城堡面前。作为从城堡主楼通往各建筑群的起始点,椭圆庭院大致就是枫丹白露宫最早的城堡所在的位置,尽管它的原始线条在文艺复兴末期有所修改。 庭院的外墙建于16、17世纪,南面正对旧城门塔楼(金色大门),自亨利四世起,东面朝向膳房庭院(圣洗门)。

各个建筑都围绕五座主庭院建造,25000平方米的附属建筑群分散在各自的区域。未来,各个庭院将全部向公众开放,以重塑游客与时空的关系。在游览过程中,游客将能够跨越年代的阻隔,体会到枫丹白露宫是多么真实地记录了八个世纪的法国历史。不同的房间见证了各异的命运,每位君王都在此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有的是建筑,有的是藏品,有的是园林,还有的则是雕像。

城堡里的1500间房间中,只有100多间最具历史意义、装饰最辉煌的房间面向公众开放,其中包括皇家套间、弗朗索瓦一世长廊、狄安娜长廊、鹿廊、教堂、中国馆等。很多人都只是浮光掠影地走过一个个展厅,然而,枫丹白露宫值得花时间慢慢品味。

 

土耳其风情

在两年的时间内,枫丹白露宫新增了三个对外开放的展厅,它们是:拿破仑三世的工作间、自拿破仑三世起保存至今的皇家剧院、以及玛丽・安东尼王后的土耳其小客厅。

一个月前,王后的私人空间——土耳其小客厅修缮完成,再度对游客开放。客厅的装修由当时最伟大的室内装潢师卢梭兄弟完成。王后请他们设计出土耳其风情,安装单面镜,并将装饰物做成花朵图案或经过镀金处理。30年后,约瑟芬皇后将小客厅改为卧室,并命人制作了具有东方色彩的家具,铺着镶嵌了金色花边的棕榈叶图案平纹细布,挂上月牙图形的塔夫绸窗帘,座椅的布料则选用了丝绒。整个房间像是一颗璀璨的明珠,是现存为数不多的皇家土耳其装饰作品中既能够体现东方艺术风格、同时又符合十八世纪风潮的遗迹。

就要离开枫丹白露宫的时候,别忘了再回头看一眼那水渠和大花圃,还有为河水带来生机的一条条胖乎乎、闪着亮光的黑色鲤鱼。传说这些鲤鱼都有几百岁了,当然是骗人的。可是就算是谎话又有什么关系,枫丹白露宫的魅力总之都有它们的一份功劳。

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 Fontainebleau (巴黎77省)    电话:01 60 71 50 70.

话题 Subjects palace / paris / 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