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国会里的Dress code | 女领导们的着装怎么会引起政圈丑闻?

马克龙领导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新国会议员中有223名女性,约占议会40%的议席,远超2012年的155名,创下历史新高。但是,在国会中占半边天的女议员却屡屡因为着装问题被诟病。

 

国会首次对议员们的着装问题做出决定。2017年7月19日的会议报告规定,议会议员在国民议会开会时,可以摘下领带、脱掉外套,议员们纷纷积极响应。

 

然而,议会前主席让-路易·德勃雷(Jean-Louis Debré)却在两天后通过franceinfo电台表达了自己的愤怒:“议员从哪天开始可以穿帆布鞋和沙滩裤的?(……)他们代表的是国家,不是站在集市上随便疯言疯语的人。”

 

6月27日上任的现任主席鲁吉(François de Rugy)则通过欧洲一台的采访反驳道:“议员通过语言而非衣着来表达观点。”尽管法国《自由报》认为衣着只是个小问题,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却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无足轻重。

 

小Tips

马克龙的中间派年轻议员崛起,本届议会议员平均年龄从上届的54岁降到48岁。

 

 

然而,如今男士们在国民议会开会时终于可以摘下领带了,但女性议员、部长、参议员们在着装上却依然难以随心所欲。有的时候一件既不短也不露的印花裙就足够惹出一场风波。

 

59.99€的性别歧视

 

2012年7月17日,当杜芙洛(Cécile Duflot)站到国民议会话筒前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想到身上59.99欧的英国 Boden 品牌印花裙会招来一片口哨声。

 

在场的男议员们出于对传统的尊重都西装笔挺打着领带,他们认为印花裙太不正式了。于是就毫不掩饰的“喔”“啊”的大声叫起来(“喔”“啊”的大叫简直太绅士了,太符合这种正式了......)。

 

议员巴尔卡尼(Patrick Balkany)解释说(更像是直男癌晚期患者宣称)在场的男士只是在对杜芙洛“明显与众不同的装束”表示“欣赏”。

 

于是,这件裙子成为了法国政坛大男子主义的象征,以至于被收入巴黎时尚和装饰艺术博物馆展出。在接受法国三台的采访时,杜芙洛说这件衣服“已经不是她的了”,它成为了“政坛性别歧视的象征”。

 

衬衫可以,裤子不行?

 

 

四十年前,米歇尔·阿利奥-玛丽(Michèle Alliot-Marie)就曾穿着裤子来到国民议会门前。按照惯例,议会的女性从来没有这样穿过。面对门卫的阻拦,她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我的裤子让您感到不舒服,我可以立马脱掉。”门卫被怼到无力辩驳,也可能是被强大的气场震慑到,最终为她开了门,同时也放宽了对女性着装的管束。

 

牛仔裤的乡村音乐会

 

 

再回到2012年。在“杜芙洛花裙子”事件之后,“杜芙洛身穿牛仔裤参加内阁会议”又掀起一阵风浪。

 

共和党的纳迪娜·莫拉诺(Nadine Morano)自以为是埃罗内阁的时尚警卫,指责杜芙洛说:“当代表法国人民的时候,就要分清楚什么是周末参加乡村音乐会该穿的,什么是参加部长议会时该穿的。我们开会时代表着全体法国人民,是遵守法兰西礼仪的时刻。”

也不知道纳迪娜·莫拉诺周末参加乡村音乐会时穿不穿牛仔裤......

 

“门卫先生,我早晨刮毛了”

 

在同一年,一位参议员也经历了类似米歇尔·阿利奥-玛丽的遭遇。深受其害的杜芙洛在推特上讲述了同事的这个故事:“故事发生在参议院:绿党参议员Corinne Bouchoux从绿党委员会出来去议会,穿着牛仔裤和小西装。

 

门卫挡在她面前说: '女士,穿牛仔裤不能进……’Corinne回答到:‘没问题啊,我脱了,我的内裤很好看,而且我早晨正好刮了毛。’”正如米歇尔·阿利奥-玛丽当时一样,门卫被怼的没话说,放她进去了。

 

必须说,这一件件的小事情都成为刺破法国政坛性别歧视的小匕首,并且在一点一点刮掉那些隐藏在深处的、对女性不平等的态度。

 

下面这几位都是如今法国国民议会中举足轻重的女议员。

 

司法部部长

 

武装部部长

 

欧洲事务部部长

 

国务秘书,生态过度和关联部部长

 

劳动部部长

 

卫生部部长

 

国务秘书,男女平等事物负责人

 

高等教育、研究与发现部部长

 

海外事务部部长

 

体育部部长

 

国务秘书,残疾人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