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or男装 中国再现巴黎时装周

迪奥(Dior)连续第三年在亚洲重办巴黎一月的秋冬时装发布会,场面更加奢华,一切只为了来自中国的客户。

 

“北京正在建的,广州都想要更大。”在中国第三城广州,我们听到了这样的说法。作为1980年邓小平改革后第一批对外资开放的城市,这座华南之城与周边的珠三角经历了整整十余年的巨大飞跃。虽然目前制造业已经转向劳动力更廉价的中国其他地区,但取而代之的第三产业为需要消费与娱乐的城市人群带来了更好的收入。法国建筑师保罗·安德鲁(Paul Andreu)得到了北京大剧院的项目,广州歌剧院则请来了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这座2010年完工、7000平米的未来主义建筑有着宽阔的大厅与如洞穴岩层一般复杂的楼厅。正是在这里,Dior Homme于上周三,在600位亚洲客户前,展示了今年1月在巴黎发布的2015-2016秋冬服装系列。

 

无法估量的市场

继2013年北京、2014年上海后,迪奥用这场无与伦比的大秀满足了广州的期待。巴黎秀场上,Scoring管弦乐团的31位音乐家在舞台中央排成一条直线,现场演绎音乐。而上个星期,作曲家ThomasRoussel千里迢迢赶来广州,指挥身着迪奥吸烟装的40位中国乐手。电子乐作曲家Koudlam也来到现场,透过麦克风与他们并肩而站。还有30多位欧洲模特、工坊主、裁缝、发型师、化妆师、Eugenie Villa策划团队与为舞台注入节奏的DjNomi Ruiz,当然还有中国的名流们。此举背后的原因是我们常常忽略的:中国与亚洲相当于欧洲面积的4倍,人口的7倍。

 

别具一格的T台效果

 

“这个国家对奢侈品行业太重要了。虽然钟表业受到最近的反腐政策影响,但时尚与高端配饰在这里依然有着极大的利益,”迪奥总经理Sidney Toledano如是说。品牌在中国已经拥有40间门店,其中18间为男装。这已经接近了全球60间店的总量,自然而然,中国成为了迪奥男装的第一大客户。然而在这里,法国品牌并不是唯一。中国为男装行业的巨头们(如Boss、Zegna、Canali)贡献了大部分营业额。品牌们80年代才进入中国市场,刚刚融入这里的特殊文化:男人们精打细算,为工作购买服装与配饰。

 

近年来,中国社会不断变化,男性时尚也是。我们与经典品牌没有竞争,与时装联系更深。我们的客户群更年轻、优雅、前卫。”Sidney Toledano补充道。2007年克里斯·万艾思(Kris Van Assche)带来了新的设计师精神,又没有忽略市场的多样性。艺术总监相信:我们这类品牌如果只关注时尚人群,就不会在中国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第一次在北京重办发布会时,设计师就加入了特殊的单品,而他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这场活动,仅仅是想让内容更丰满。

 

量身定制的策略

我从没想过为国籍设计不同系列,但可以针对不同的男性类型。我对奢侈品业的展望是希望能够提供更大的选择。加入迪奥以来,我一直是面向所有人群,根据不同地区人群的体型而做出改变。最新系列里的一些服装比起欧洲,更适合热带地区。但我们也别忘了高端品牌的消费人群经常旅行,不一定只在自己的国家购买。

 

因此,Sidney Toledano认为:出口中国的这场巴黎时装秀的影响会展现在世界各地门店的销售数字上。这类活动举办前后都有效应。受到邀请、在第一排看秀、认识品牌人士会让客户们觉得自己被讨好。客户们会为了活动而穿上品牌的衣服,而当地名人也会穿上最新的服装,例如歌手韩庚(他在微博上拥有45百万粉丝)。品牌有一项专为中国市场打造的战略。这场活动是我们战略决策的结果。标志着我的系列获得了成功,我们想创造更多附加值,设计师补充道。发布会后,设计师与客户们玩了自拍游戏。第二天,这些少数的幸运儿可以提前预定2015-2016的服装,而其他人得等到6月末才能在门店里看到,而后再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