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波堡与颐和园的邂逅

十月份,香波堡与中国的颐和园签署了合作协议,将围绕历史遗产和园林艺术共同组织多项活动,加强往来。

法中友谊已经成功走过50载,香波堡负责人让·德奥松维尔(Jean d'Haussonville)希望让这样的友谊得以延续。在未来几天,他将出席另外两场宴会,与中国的颐和园签署合作协议,与媒体会面,还将与赞助商进行洽谈。他是否能够为法中关系锦上添花?10月19日,他将自己的想法总结成为了一份书面文件。

当晚,在慈禧太后的旧殿,颐和园盛情款待了来自远方的客人。慈禧太后独揽大权,统治了中国达半个世纪之久,小说家赛珍珠(Pearl Buck)曾写过一本关于她的传记。宴席上,菜肴一道接着一道,尽显中国饮食的博大精深。各色名菜在大圆桌上转动,制作精巧,种类繁多,与法国菜大不相同,而且寓意丰富、回味无穷。觥筹交错之间,宾客相谈甚欢,晚宴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第二天,另一场致敬香波堡的晚宴盛大举行。

外事活动

这一次,是要恢复18世纪如承德避暑山庄那样的盛况。厨师们从十八世纪中国文学经典作品《红楼梦》的菜谱中发掘灵感。但是喧宾并不能夺主:在一道道美味佳肴和无数“干杯”的背后,这一系列活动都具有外交意义。

2014年,奥朗德与胡锦涛两位领导人隆重庆祝了中法建交50周年。香波堡作为文艺复兴时期的瑰宝,接受了巩固法中友谊的重大使命。自此之后,城堡便本着为国效力的热情与中国展开合作。他们动用了一切可以支配的资金,而中方的力量远胜于法国。

去年,由中国牵头的第一份协议将颐和园与香波堡连在了一起。它们都是如同神话一般的历史古迹,象征着皇权或王权,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代表团来到卢瓦尔河谷,显然被香波堡和城堡范围内广阔的园林深深吸引。这里游人如织,经常堵车,也受到了污染的侵蚀。法国共产党的一位国家级秘书遗憾地说,“我们毁坏了很多历史建筑和古迹”,他的眼中闪耀着对未来的渴望。

 

“在历史古迹及其保护方面,我们有很多应该向香波堡学习的地方。”

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主任 张勇

 

10天前,双方在慈禧太后居住的夏宫——富丽堂皇的北京颐和园签署了第二份协议。双方承诺围绕历史遗产和园林艺术互办展览,加强交流。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主任张勇认为,“在历史古迹及其保护方面,我们有很多应该向香波堡学习的地方。”

然而,尽管没有明说,颐和园的历史问题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1860年,法英联军冲进颐和园,掠夺了几十万件皇家宝物,并将其带回法国和英国。颐和园是中国的骄傲,然而这份骄傲却遭到了西方的践踏,对历史的反省以及文物的归还问题一直横亘在两国的关系之间。

 

1886至1902年,慈禧太后重新整修了颐和园。它离17-18世纪修建的旧夏宫不远。在1860年的鸦片战争中,颐和园遭到法英联军的洗劫,1900年又遭到义和团运动的破坏。

图片版权所有:Jon Arnold / hemis.fr

2010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将原本属于颐和园的两个兽首进行出售,引起了外交层面的轩然大波,法国政府对此记忆犹新。让·德奥松维尔私下宽慰到:“我们的协议将缓和两国之间的紧张气氛。”10天前,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参赞李少平指出,“法英联军的掠夺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暗示这并不是当前的紧要问题。在政府宣布颐和园与香波堡的合作事宜之后,尽管一些社交网络指责政府忘记了历史,中国的政府官员在三天的访问过程中并没有就此发表任何言论。

目标:从现在起至2020年,吸引500万中国游客

目前,尽管没有受到舆论的影响,香波堡依然面临着其他的挑战。法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接待一亿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其中中国游客500万。在出席两场官方仪式的间隙,让·德奥松维尔与多家旅行社进行了会面。香波堡以及它的邻居丽芙城堡、卢瓦尔河畔肖蒙古堡都已经做好准备,希望吸引并盛情接待即将到来的中国游客。

一家旅行社问到是否可以在香波堡是举办中国婚礼——包括集体婚礼,让·德奥松维尔表示非常遗憾,委婉地拒绝了这个提议。当然要有底线!然而,就在当天晚上,他又在酒店的大厅里讲出了外交辞令。香波堡同所有重要的公共建筑一样,都需要资金的支持,需要自己寻找资金,也就是说,在政府拨款之外获得其他收入。

香波堡正在重新栽种葡萄,一些植株已经有两个世纪的历史。昔日负责洽谈阿布扎比卢浮宫事宜的让·德奥松维尔,如今正在建议赞助商们认领树苗,真是根正苗红的外交人才。在他的努力下,一些人承诺投资,另一些人则决定进驻卢瓦尔河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