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表态、站队、拯救地球,这届时尚品牌太太太太忙了

 

表态站队追热点,是2018年一项新的全网运动。

 

品牌也不例外。

 

从印有宣言的T恤、言辞激进的宣传攻势,到趋向于政治宣言的游行,在每一个汹涌的社会热点面前,少不了各大时尚品牌的身影。

 

BURBERRY

 

许多知名品牌一直大力支持崇高事业。例如,路易威登自2016年起成为Unic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合作伙伴,香奈儿、爱马仕也拥有专为行善而创立的基金会。

 

10年前,癌症、艾滋病、环保与儿童保护,在时尚界公益事业的名单上位列榜首。

 

10年后,保护地球、女权、青少年问题,以及性别和多元化相关的问题,在社交网络上掀起铺天盖地讨论的同时,也成为这届奢侈品和成衣行业最为关心的问题。

 

我们为大家盘点了这届“忙着站队”的品牌们,以及他们的行动。

 

 

1.

女权主义

 

蒋劲夫和他穿「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女友占据了18年底许多微博头条。

 

 

Dior 2018-2019秋冬大秀上,继续出现了「C’est non, non, non, et non!」写满「不」的标语,用以回应对Harvey Weinstein引发的娱乐圈性骚扰问题。

 

2017-2018秋冬米兰时装周,意大利品牌Missoni的走秀结束时,模特们带起了华盛顿女性游行的象征猫耳帽。

 

Photo: Getty Images

 

这种粉红猫耳帽是华盛顿女性大游行的标志。它暗指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流传出来的一段谈话录音。特朗普在录音中表示因为他是名人,所以能够随意抓女性的私处。(注:英文pussy一词同时有“女性私处”和“猫咪”的意思)

 

Photo: Getty Images

 

 

2.

反武器,支持枪支管制

 

今年的情人节,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佛罗里达校园枪击案。

 

事件发生没几天,Gucci很快地宣布将支持控枪运动,并且捐款支持「March For Our Lives」这场发生在华盛顿的示威游行。

 

这场要求加强枪支管理的游行,很多美国明星都有现身,走入人群支持游行。

Kendall & Hailey in March for Our Lifes

Photo: Getty Images

 

Proenza Schouler 也为此设计了一款反枪的LOGO的T-shirt。

Photo: photo presss

 

 

3.

全球饥饿问题

 

Balenciaga 2018-2019秋冬时装秀上,展示了一系列印有世界粮食计划署标志的服装,其中一部分收益将用于向营养不良人口提供援助(此外巴黎世家还捐赠了250 000美元善款)。

 

 

这是第一次,有奢侈品牌将WFP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me)的几个字印在其衣服上。

 

MichaelKors从五年前开始通过“Watch Hunger Stop”行动支持世界粮食计划署,今年发售了一款由艺术家Eli Sudbrack设计的T恤。每售出一件T恤,这位美国设计师将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向儿童提供100份食物。如果顾客在社网络上“身穿T恤并分享”,则品牌再向这一组织追加100份食物。

 

Photo: Michael Kors

 

 

4.

拥抱“不完美”

 

在时装秀上担任某个环节的开场模特,是这个行业的一种殊荣。

 

在今年秋天的米兰时装周上,Dolce & Gabbana 让54岁的Monica Bellucci担任了开场首秀模特,紧接着便是体态丰腴的大尺码模特Ashley Graham和Isabella Rossellini,以此展示品牌的多元与包容。

 

 

在时尚圈如鱼得水的Rihanna,9月在纽约举行了Savage × Fenty内衣秀,这场秀让Body Positive(形象自爱)运动掀起高潮:这场内衣秀汇聚了不同肤色和不同体形的模特。她表示,“我希望女性能够拥有自己的独特之美”。

 

 

其中一位甚至还有孕在身:史莉克.伍茲(Slick Woods)品牌形象大使史莉克.伍茲怀孕已九个月,依旧登台走秀。

 

 

5.

支持LGBTQ+

 

同性议题,早就不是时尚圈的新鲜话题。

 

BURBERRY前任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在他最后一季设计里加入了「彩色格纹」,宣告他力挺同志群体LGBTQ+的决心。

 

 

他表示,“我在 burberry 的最后一个系列致力于帮助一些支持 LGBTQ+ 青年的全球性先进组织,我从未如此强烈地感受到,多元文化就存在于我们的力量和创造力之中

 

Cara Delevingne

 

被称为“全球的叛逆先锋”的Maison Margiela,2019春夏走秀上则选择了“模糊性别”的实验性设计。并且在开场的视频中,放映有跨性别超模Teddy Quinlivan参与的视频。她在视频中说:“做自己就是对别人的一种反叛。”

 

 

 

6.

反对种族主义

 

10多年来,多元化模特的数量持续增长,甚至还出现了反特朗普的美国品牌。例如在Pyer Moss或Telfar的试衣间里,都是黑人和混血模特,然而她们所持的主张并非社群主义。

 

Photo: Imaxtree

 

《The Fashion Spot》杂志做过相关调查,在今年2月份的试镜中,非白人模特的比例是37.3%,在6个月内上升了2.3 %。

 

Balmain的艺术总监Olivier Rousteing表示,“在时尚界确实存在歧视。我们正在着手改进,但还需要作出很多努力。品牌有责任采取包容态度,这样才不会让反对者有机可乘。”

 

9月,这位设计师还将多元化融入他的数字化沟通宣传之中,创造了两位全新的Balmain虚拟超模,每位皆代表一种截然不同的美,与虚拟黑人模特“Shudu”(Instagram上粉丝人数达150000)一起,为时尚界增添更多色彩与精彩。

 

Photo: photo presse

 

 

文 | Elisabeth Clauss, Marion Dupuis

编辑 | Ziichy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