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特朗逝世20周年:回顾他一生中的女人

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一位当选总统的社会党人,在他逝世20周年之际,让我们一同回顾那些曾在他的政治生涯及个人生活中留下印记的女性。

弗朗索瓦·密特朗是一位感情生活丰富的总统。他的双面人生、他的私生女,都是法国人乐此不疲的话题。但是,对于塞格琳·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安妮·洛韦容(Anne Lauvergeon)等多位平步青云的女性人物来说,密特朗绝对配得上伯乐的称号。一起通过图片来了解这些女性。

伊薇特·卢迪(Yvette Roudy)。1975年,弗朗索瓦·密特朗同意为卢迪的新书《多余的女人》(La femme en marge)写序。六年后,卢迪成为了皮埃尔·莫鲁瓦(Pierre Mauroy) 的内阁成员,被任命为女权部长,任期至1986年。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的内阁中也曾设置过类似的女权机构,但预算只有卢迪的十分之一。

 

伊迪斯·克里森Edith Cresson她在1967年与密特朗相识。后来,她曾说,“我完全被他迷住了,至少在刚认识他的时候是这样。”这张照片拍摄于1979年,克里森时任社会党负责青年问题的总书记。1981年,她当选农业部长,这一任命引来一些农业领域的议员的不满,他们认为由女性负责农业部是对农民职业的一种蔑视。

 

伊迪斯·克里森(Edith Cresson)与伊丽莎白·吉古(Élisabeth Guigou)。1990年10月,伊迪斯·克里森离开罗卡尔(Rocard)内阁,伊丽莎白·吉古接管欧洲事务部。8个月后,密特朗总统任命克里森为法国总理,这是法国第一位女总理。这一决定饱受争议。法兰西民主联盟的一位议员甚至将其称为又一位“蓬巴杜夫人”。

 

伊丽莎白·吉古(Élisabeth Guigou)。这张照片拍摄于1983年,37岁的伊丽莎白·吉古站在密特朗身后,参加访问比利时国王的仪式。她当时任总统参事,负责国际经济金融问题。

 

丹妮尔·古兹(Danielle Gouze)。丹妮尔·古兹17岁就成为了总统府邸的通信员。1944年,她的姐姐把她引荐给了弗朗索瓦·摩兰(密特朗的化名)。1944年10月28日,她与密特朗在市政厅登记结婚,随后在巴黎的圣赛芙韩教堂举行了婚礼,成为丹妮尔·密特朗(Danielle Mitterrrand)。二人共育有三子,1945年,他们的长子出生两个月后便夭折了。

 

丹妮尔·密特朗(Danielle Mitterrand)。1992年2月8日,阿尔贝维尔奥运会开幕。丹妮尔·密特朗11年来一直谨遵爱丽舍宫的各项规定,但是在国内的政治舞台上一直立场鲜明。1986年,在接受《星期天报》(Journal du dimanche)的采访时,她强烈抨击了希拉克政府,认为他们“无所不作,胡作非为”。

 

塞格琳·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1983年国际妇女节。密特朗邀请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共同用餐。在这张照片上,除了有伊薇特·卢迪、雅克·阿塔利(Jacques Attali),还可以看到塞格琳·罗亚尔的身影(左一),她当时还不到30岁。

 

玛蒂娜·奥布里(Martine Aubry)。玛蒂娜·奥布里在克勒松(Cresson)和贝雷戈瓦(Bérégovoy)内阁连任劳工部长。虽然她与密特朗并没有特别亲近的关系,但她一直称自己与密特朗的政治路线一脉相承。就在去年四月初,她还宣称:“我们要沿着密特朗总统的道路建设国家、献计献策、稳定民心、凝聚力量、发动人民。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

 

玛扎丽尼(Mazarine)。1994年11月,《巴黎竞赛画报》(Paris Match)爆出密特朗与安娜·潘若(Anne Pingeot)的私生女玛扎丽尼·潘若(Mazarine Pingeot),那时她已20岁。在密特朗的第一个七年任期之初,政界与媒体界就已经对此有所耳闻。密特朗经常带着女儿出去旅游。在密特朗逝世十年后,玛扎丽尼告诉法新社,“我们只是父亲和女儿,在一起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聊各种小事。”

 

达利达(Dalida)。2007年, Jacqueline Pitchal在她的好友达利达去世20周年之际出版了新书《达利达,你叫我小姐妹》,她在书中揭露达利达与密特朗曾有过一段私情。《巴黎竞赛画报》于是刊登了这张拍摄于1972年10月8日的照片。照片中,密特朗正在希农堡的家中和朋友们纪念自己在涅夫勒省的选举中第一次取得胜利25周年。那时,达利达与密特朗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从密特朗当选法国总统(1981年)两年前开始交往。

 

安妮·洛韦容(Anne Lauvergeon)。1991年至1995年,安妮·洛韦容曾任密特朗的参事及个人代表,负责国际峰会的筹办工作。她现在是法国核电公司阿海珐集团(Areva)的董事长。她既不是激进分子,也不是社会党人,更不是名校出身。她认为密特朗只是欣赏她的坦诚。安妮·洛韦容与密特朗关系非常密切,得到了他的充分的信任,一直陪伴着密特朗走到生命的尽头。

 

安娜·潘若Anne Pingeot)。1996年1月11日,在密特朗的葬礼上,安娜·潘若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1961年,45岁的密特朗认识了18岁的安娜·潘若,他帮助安娜到巴黎学习艺术。作为卢浮宫的馆长,安娜·潘若参与了奥赛博物馆的创建,随后成为奥赛博物馆的总馆长。1974年12月18日,她在阿维尼翁诞下了玛扎丽尼。